文揚:藏獒進社區與資本自由化

藏獒,一個原本無甚特別之處、智商平平、工作服從性不強、基本上可以鑒定為“又凶又笨的大狗一隻”的犬種,在虛榮的豢養者、精明的投機者、幫閒的炒作者、盲目的跟風者等不同人群的共同推動下,成了一個氾濫在中國大地上的蹩腳神話,碩大的狗頭盤上了光環,一身的贅肉也有了價碼,在泡沫飛騰的最後瘋狂之中,連“獒文化”也翩翩而出,招搖過市。

藏獒本身無辜。它們本來就很笨,對於為什麼人們會把它們成群結隊從西藏光禿禿的山嶺上帶到平原的城市裡,又為什麼讓它們集體站在展銷會的展臺上面對台下烏泱泱笑嘻嘻的人群,又為什麼把它們一隻只領進居民社區被不同的主人像親生兒子一樣供養起來並跟著主人一起溜大街逛商店進餐館,它們統統搞不懂,也無意搞懂。

但它們本來就很凶,並不會因為進了城市、上了展臺、當了兒子就改變掉原始的兇猛本性。於是,不定哪一天,它們突然覺得身邊的活人很像是西藏禿山上偶爾冒出來的一隻兔子,於是,在原始捕食天性的生物學作用下,前爪一撲、大嘴一張、利齒一咬…

藏獒的故事,撇掉了神話傳說和文化圖騰泡沫之後,就這麼簡單。歸根結底,是人而不是狗,是那個把它們領進人口稠密的居民社區的利益同盟,製造了藏獒爪下的犧牲者。

其實,類似的故事極多,只要利益同盟形成,消費者、投機者、炒作者、跟風者一個不缺,任何一個東西,都可以成為新神話、新圖騰的承載物。不同之處只在於,如果是一個關於金魚的神話或關於鸚鵡的圖騰,最多有人因為輕信上當而賠錢,還不至於被金魚或鸚鵡咬死而賠上性命。

由此可見,雖然不能阻止荒誕神話的此起彼落,也可以承認神話泡沫的某種市場合理性,但至少也要將兇猛的東西單獨分列出來;在接受市場經濟各種不利方面、有害方面的同時,也能將那些最兇猛、最有害、甚至可以致人死地的藏獒類事物隔離起來,以避免毀滅性的災難無法阻擋地發生。

很多事情內在的道理相通。將藏獒進社區一事與資本自由化一事對照著看,兩者相似之處極多。

首先,資本有天性,就是不顧一切地逐利,這點很像是具有攻擊和捕食天性的藏獒。

而資本一旦不受管制,甚至以自由的名義故意放任它的運用,必然會對社會造成嚴重破壞。因為對弱勢人群的掠奪、對簡單勞動的剝削,正是它最理想、最美妙的運用,用經濟學術語說,就是最優化的資源配置。這一點,也像極了被放進居民社區、又被松了狗繩、甚至以“優化資源配置”或“自動實現均衡”等理論做後盾任其撒野沖進人群的藏獒。

除了以上兩點之外,資本與藏獒之間的最相像之處,還在於與利益同盟共同作案這一點。

可以說,資本本身無辜,用好了還能造福,正如藏獒本身無辜、用好了也能造福一樣。所以,人如何利用資本,是遠比資本如何擺脫人的約束更為重要的問題。面對一隻藏獒,你不能只考慮如何讓它擺脫人的管束,而更應該考慮如何利用它的價值,兩者的道理一樣。

但是,恰恰有人希望解放藏獒、放縱藏獒、讓它們擺脫所有管束,因為他們在城市居民社區這個原本不應該出現藏獒的地方,發現了巨大的消費市場。於是,一個集合了消費者、投機者、炒作者、跟風者等各色人等的利益同盟形成了,在這個利益同盟翻雲覆雨推波助瀾的操作之下,藏獒們成群結隊地從雪域高原上下來了,然後分頭沖進了城市社區,撲向了那些還在晃晃悠悠走路的孩子們。

當前,被中國資本帳戶不開放、人民幣資本項目不可兌換這個宏觀金融政策擋在國門之外的國際資本,就像極了暫時還被隔離在雪域高原上的藏獒群。但是,在國內,迎接國際資本藏獒群下山進城的利益同盟已經形成,強大的需求已經產生,準備借機發財、借機出名、借機攪合、借機幫閒、借機搗亂的各類人群也都齊備了,只等金融政策改革、資本帳戶開放,他們的大買賣就來了。

一如既往,這一切都會打著改革的旗號、以自由的名義進行。搞資本投機是自由,借資本獲利是自由,拆解政府管治措施、宣傳資本自由的好處、鬆懈人民對投機資本的警惕、協助熱錢大舉進入,所有這些都是自由。就像是自由地輸入藏獒、炒作藏獒、倒賣藏獒、私養藏獒這一連串自由的共謀一樣。

當然,最終一定會有自由的犧牲品,也許是你我,也許是國家,但在這一切發生之前,他們這些自由販子們,已經在自由化大亂局中各取所需、各得其所了。

所有這一切,都像是中午太陽底下一般明明白白的事。上世紀90年代的俄羅斯,是在自由化大亂局中被瓜分的;本世紀10年代的伊拉克,是在自由化大亂局中被毀滅的;當年的東亞金融危機、後來的全球金融海嘯,都是在資本自由化大亂局中沖天而起的。但奇怪的是,所有這些,似乎都不妨礙中國的自由化鼓吹者們三十年不變、一個字不改地重複著關於自由的陳詞濫調。不僅如此,他們還越來越有緊迫感,越來越時不我待只爭朝夕,在最近的討論中,他們已經急著要推出資本帳戶開放的時間表了。

我一直不明白,他們到底在急著幹什麼?藏獒的擁有者、倒賣者、豢養者、投機者,這幾個角色中,到底是誰,最急於幹成這件讓藏獒進入社區的事?

當年那位俄羅斯最大的寡頭別列佐夫斯基,一個人擁有俄羅斯最大的汽車公司、航空公司、石油公司、銀行和電視臺,放在中國,又好像是一汽大眾、中國國航、中石油、中國工商銀行和中央電視臺都落進一個靠倒買倒賣起家的個體商人之手。而這麼做的名義和說法,就是自由化,就是資源優化配置,就是最徹底的改革。莫非,我們這些天天在高喊自由化的經濟學家、企業家、政府官員們,也是在做同樣一個寡頭夢?

或者,他們只是代理人,他們是在替其委託人著想:中國這個最大的社區人口稠密,毫無防護能力的老弱婦孺眾多,是時候讓華爾街那些最大型、最烈性的藏獒沖進來飽餐一頓了。

無論哪種情況,是準備自己玩,還是代理別人玩,是準備做強盜,還是準備做小偷,說出來的話,卻都是一如既往地以“改革”起頭,用“自由”開道。

2003年4月上旬,美英聯軍地面部隊進入巴格達,隨即發生了伊拉克國家博物館和國家圖書檔案館遭到大洗劫的文物災難,世界輿論譁然。還記得時任美國國防部長的拉姆斯菲爾德,面對潮水般的問責,竟然拋出一句:這是自由難免的瑕疵,自由的人民也有犯錯誤甚至犯罪的自由!

真要感謝這位美國政府高官,讓自由的另一副面孔大亮相:我們就是十足的罪犯,我們要的就是犯罪的自由!請你們不要妨礙我們犯罪的自由!

藏獒無辜,資本無辜,自由無辜,但明明知道藏獒可能傷人、資本可能害人,卻故意要以自由之名,要求解除所有管治,任憑它們去自由地傷人害人的那些人,就是罪犯。

【四月網; 網路資料圖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