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短房:埃及蹀血,非民主之錯

8月14日開始的、埃及過渡政府當局針對穆斯林兄弟會支持者示威聚集地的“清場”行動,已導致嚴重傷亡,僅截止目前,過渡政府衛生部的官方口徑,已承認死亡525人(其中軍警43人,其餘為平民),僅三處示威者聚集地之一的拉比亞廣場,死亡人數就高達202人。
至於被鎮壓的兄弟會方面,其口中所稱“大屠殺”則更為血腥恐怖,迄今他們所發佈的、眾說紛紜的傷亡資料中,最大的一個是死2200人,傷萬人以上。

更讓人不安的,是“清場”並非血腥、暴力的全部:自7月3日軍方和反兄弟會勢力聯手推翻兄弟會莫爾西政權至“清場”前夕,死於政治暴力的埃及人已逾250,而隨著“清場”後暴力的延續和強制措施(埃及過渡當局宣佈,在開羅、吉薩、亞歷山大、貝尼蘇埃夫、明亞、艾斯尤特、索哈傑、布海拉、北西奈、南西奈、蘇伊士和伊斯梅裡亞省實施自19時至次日早6時的宵禁,在全國範圍實施為期至少一個月的緊急狀態)的推出,在開羅和埃及各地的政治對抗、暴力和流血傷亡事件,仍會層出不窮。

一些朋友將埃及亂局的責任歸咎于“民主的水土不服”,在他們看來,後穆巴拉克時代的亂局,尤其是自“7.3”事變到“8.14”清場的一路血腥,已充分證明了民主理念在埃及的水土不服:兄弟會通過民選上臺,上臺後卻強化總統特權、排斥異己,強推伊斯蘭化,表明民主的“因”未必能產生民主的“果”;反對派不能通過“數人頭”實現政黨輪替,最終不得不將親手轟到幕後的軍方再請出來,讓自己的政治主張通過“砍人頭”訴諸實現,表明民主在埃及無法解決政治異見共存這一當代社會最基本的政治生活形態;至於民選在政府被推翻,以及埃及各地方政府的“軍管化”(“清場”前一天埃及通過行政任免,讓軍/警背景的省長占到全部27省中的25個,其中不乏有爭議的人物),更表明民主之於埃及,是何等的蒼白與隔膜。

然則這何嘗是民主之錯?

儘管埃及世俗派民主政黨、如老資格的華夫脫党歷史悠久,但世俗民主之風在埃及始終無法遍及埃及城鄉各角落,社會各階層,更難以成為跨教派、跨族裔的共識,軍方長達大半個世紀的專制,和各派伊斯蘭原教旨勢力對民間社會的滲透,讓武力、拳頭和聲音,成為確保政治訴求合法化的關鍵,而民主邏輯則受到各派的共同忽視。

“阿拉伯之春”浪潮掀起前後,埃及社會談論民主的風氣突然大興,隨之而來的“尼羅河革命”和穆巴拉克政權的垮臺,更讓民主大討論成為埃及朝野的一時之風氣,國際社會更興致勃勃,迫不及待地向剛進入後穆巴拉克時代的埃及“植入”自己所青睞的民主模型。

然而和表面上的熱鬧形成鮮明反差的,是不論本土的、外來的“民主模式”,都只不過是徒具軀殼、而無內涵和血肉的“民主模型”,強勢政治、宗教派系高談民主,是因為其發達的網路、聲勢浩大的支持者團隊,足以讓他們在每一次“民主遊戲”中獲得完勝,“民主”成為他們實現自己訴求代價最小的途徑;而新、老世俗“民主派”卻先是在長達一年多的過渡期內反憲法公投、反普選,繼而“恭請”軍方推翻了不合口味的“民主政府”。說到底,埃及各派系所遵循的“民主”徒具其表,民主外衣下流淌的血脈,支撐的骨節,跳動的心臟,依然是教派的、傳統的,是基於拳頭和聲音的,拳頭硬“人頭”軟則揮拳頭,拳頭軟“人頭”多則數人頭,“民主”上臺的兄弟會內閣,執政一年間不斷推出與民主理念背道而馳的政綱,而早早宣稱相信民主理念、原則的世俗民主派,卻或如過渡政府總理貝布拉維般轉而乞靈於更能確保自己政治地位的武力,或似剛剛宣佈辭職的“主管外事公關副總統”巴拉迪般,兩年來在各對立政治勢力般變魔術般改換門庭和色彩,只為在“選票政治”出線無望下,靠政治投機和“自炫鬻”,登上政壇的高位。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歐美寄託厚望的世俗民主派是最忌諱談論民主、尤其談論普選和公投的,他們熱衷的是類似“訓政”的政治過渡,且自命為最適合的過渡政府擔綱者(儘管“7.3”後過渡政府的表現證明他們並不勝任),而歐美始終心存疑竇的原教旨派別兄弟會,以及比兄弟會更原教旨的薩拉菲光明黨,卻不論“7.3”或“8.14”後,都始終表現出對民主的“堅定信仰”。之所以出現“民主派不相信民主、非民主派大談民主”的怪相,不過因為前者自知自己無法在民主遊戲中獲勝,而後者惟有民主遊戲才能讓自己獲勝罷了。說到底,他們相信的仍是力量,而非真正的民主,因為哪怕他們通過“民主遊戲”上臺,也絕非想真的去擁抱民主,去寬容,去容忍異議,去接受政治輪替。

一言以蔽之,這種沒有血肉、沒有內涵、沒有土壤,而徒具形式和軀殼的“民主”,不過一枚未充填藥物的空膠囊,如何能醫病,更如何能包治百病?可這難道是民主的錯麼?

自“7.3”後,美國和歐盟一方面小心翼翼地回避兄弟會“支持民選政府和總統複職”這一看似很民主的訴求,另一方面始終高彈“儘快組織一人一票選舉是解決埃及危機唯一出路”的高調。然而倘仍舊只把“民主空膠囊”當特效藥塞給埃及這個“病人”,後果將會如何?民主派固然不敢“遵醫囑”,兄弟會又真的敢麼?莫爾西去年不是“一人一票”上去了?他如今又在哪裡?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