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色素會導致兒童多動症嗎?

10392458_382940118541697_842588722211180351_n

為了讓食物更有吸引力,食品製造商常會使用各種天然或是人工合成的食用色素來裝扮他們的產品。然而,對於日落黃、誘惑紅等人工食用色素,人們卻總是難以放心。有不少報導稱,攝入人工色素會導致兒童行為障礙、多動症,影響智力發育,這些食品添加劑真的會危害兒童健康嗎?

引起爭議的研究

關於合成色素的健康爭議其實由來已久。1970年代,一位叫本傑明•法因戈爾德(Benjamin Feingold)的兒科醫生首次宣稱兒童的行為與食品色素的攝入有關。此後,相關研究和種種觀點也不斷湧現。2001年,日本岩手大學(Iwate University)在用含誘惑紅的食物餵養懷孕的老鼠時發現了DNA損傷[1]。2004年,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對色素與兒童多動症的既往研究進行了薈萃分析,結果顯示合成色素與兒童多動症存在相關性[2]。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這篇論文所納入的研究樣本量都相當小(受試者通常只有幾十人,有的甚至每組不足10人),這樣的研究數據還遠不夠充分。

2007年,英國南安普頓大學(The 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研究團隊在《柳葉刀》期刊上發表了一項雙盲隨機對照研究的結果。研究者們對153名3歲兒童和144名8~9歲兒童進行了研究,它們將這些兒童隨機分組,並讓他們分別飲用A、B兩種含有人工色素和防腐劑苯甲酸鈉的飲料,或不含這些成分的對照飲料。結果發現,飲用含人工添加劑飲料的兒童與對照組相比表現出更多過度活躍、注意力不集中等問題[3]。研究人員據此推測,這幾種色素和防腐劑成分可能增加兒童多動症的風險。

大量媒體對這項研究進行了報導,很多報導採用了“色素會使兒童智力下降”之類驚人的標題。報導引發了民眾的恐慌和困惑,很多人開始擔心檸檬黃、日落黃、誘惑紅等人工食用色素會對兒童的健康不利,也有一些環保和兒童組織據此要求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限制色素使用,同時修改這幾種色素的安全限量ADI值。“美國公眾利益科學中心”(CSPI)也向FDA提交申請,要求FDA禁止8種色素。

不過,這項頗具影響力的研究其實也存在不少問題。研究中使用的是兩組成分複雜的添加劑混合物(除苯甲酸鈉之外,每種研究用飲料中都混合了四種人工色素),而缺乏對單一成分的評估,因此無法確定試驗結果究竟由其中的哪些成分導致。攝入人工色素的兒童與對照組相比雖然有統計學上的“顯著性差異”,但他們的多動症評分實際相差並不大,研究無法證明兩組間的差異真的具有實際意義。此外,該研究中3歲組和8~9歲組的研究結果也缺乏一致性。

權威機構怎麼說?

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在對人工色素安全性的評估中指出,考慮到該研究的局限性,它並不足以作為修改這幾種添加物每日容許攝入量(ADI)的證據。在綜合各方數據之後,EFSA認為沒有證據表明這幾種色素會影響兒童智力發育。此外,雖然實驗室研究發現人工色素造成DNA損傷,但也並沒有發現致癌性。EFSA也指出,1~10歲的兒童的確可能會有更高的暴露量和安全風險,出於對兒童健康的謹慎考慮,歐洲食品安全局還是認為應該加強監管,加大對兒童健康的保護[ 4]。

針對上述引起爭議的研究,美國FDA也對人工色素與兒童健康的問題進行了評估[5]。FDA指出,調查數據顯示美國人平均的人工食用色素攝入量遠遠低於安全上限,即使是攝入量達到全民平均值的10倍,也還是低於安全上限很多的,因此無需擔心這些色素帶來健康風險。目前也沒有充分證據可以證明這幾種色素與兒童多動症存在關聯。考慮到中國人食用加工食品的量要少於美國,我們的人工色素攝入量還會更少,因此也無需擔心。

“無添加”不能改善兒童多動症

基於“人工添加劑導致兒童多動症”的觀點,也有人試圖通過“無添加飲食”來預防和治療兒童多動症,不過後來的研究證實,這種方法並沒有實際效果。

上文中提到的法因戈爾德醫生就是這種“無添加飲食”(The Feingold diet)的創始人。早在上世紀70年代,他就宣稱這種不含人工添加劑的食譜可以讓至少50%的多動和學習障礙的兒童狀況得到改善。然而,他支持自己觀點的證據卻只是一些不嚴謹的臨床觀察結果。在隨後進行的對照研究和薈萃分析中,都沒有找到支持“無添加飲食”有效的證據[6]。

綜上所述,雖然對人工合成色素安全性的擔憂普遍存在,但目前並沒有確切證據表明它會影響兒童健康或是導致多動症。事實上,世界各國對食品色素的使用和管理都有嚴格的限制,目前看來,只要是符合標準的使用,無論天然色素還是人工合成色素都是安全的。

不過,考慮到使用人工色素的食品很多都是糖果、膨化食品之類高熱量的零食,也確實應該對孩子們的食用量加以控制。幫助孩子養成良好的飲食習慣,減少對加工食品的依賴,抵禦各種零食的誘惑,是父母們應該努力的方向。(編輯:窗敲雨)

參考資料:

Tsuda S, Murakami M, Matsusaka N, Kano K, Taniguchi K and Sasaki YF, 2001. DNA damage induced by red food dyes orally administered to pregnant and male mice. Toxicol. Sci. 61, 92-99.
Schab D, Trinh N. Do Artificial Food Colors Promote Hyperactivity in Children with Hyperactive Syndromes? A Meta-analysis of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s. J Dev Behav Pediatr. 2004;25:423-434.
Donna McCann, Angelina Barrett, Alison Cooper, et al. Food additives and hyperactive behaviour in 3-year-old and 8/9-year-old children in the community: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The Lancet , Volume 370, Issue 9598, Pages 1560 – 1567, 3 November 2007
EFSA:Scientific Opinion on the re-evaluation of Allura Red AC (E 129) as a food additive.
FDA-Background Document for the Food Advisory Committee, certificated color additives in food and possible association with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e disorder in children,March ,2011
Eileen Cormier, Jennifer Harrison Elder. Diet and Child Behavior Problems: Fact or Fiction? Pediatric Nursing, 2007, 33(2): 138-143.
拓展閱讀
你應該知道的11個食品添加劑的真相

http://www.guokr.com/article/439390/
本文版權屬於果殼網(guokr.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