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希拉里很可能當總統,因候選人唯有她不是瘋子

瞭望智庫譯自美國《紐約雜誌》周刊網站

除非在未來一年半的時間裡經濟陷入衰退,否則希拉里很可能會贏得總統大選。美國已經走向兩極化,形成穩定的票倉,而民主黨的票倉稍大一點,而且壯大的速度更高。

當然,不是每個從專業角度跟踪政壇的人都認同這一點。許多專家認為,民主黨在總統選舉中的優勢已經消失,或根本不存在。戴維·布魯克斯說:“2016年的競選活動是在同一起跑線上開始的。”他的觀點與約翰·朱迪斯的分析類似。但證明這個觀點的證據並不多,仔細一看反而會發現,要想阻止希拉里·克林頓獲勝,勢必要有大的變化才行。以下是希拉里·克林頓應該能取勝的基本原因:

1429674417265

1.“崛起的民主黨多數”是真實的。

關於到底有沒有“崛起的民主黨多數”———即認為民主黨人已經形成總統大選中的多數派,只有在不利的情況下才會落敗的觀點,主要的分歧在於如何解釋2014 年的選舉結果。該理論的支持者認為中期選舉不值一提,只是因為分區和投票率的問題;民主黨人沒能動員年輕、貧窮的支持者在非總統選舉年前往投票站投票。共和黨在眾議院和參議院佔優的格局進一步加強了共和黨的優勢。

該理論的懷疑者則認為,2014 年中期選舉———正如朱迪斯所說———“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而是共和黨聯盟重新崛起的最新體現”。他們認為,選民正在向共和黨靠攏,並可能在下屆總統選舉中繼續靠攏。

我們很難在兩種理論之間論個孰是孰非,畢竟投票結果既支持了“崛起的民主黨多數”理論的支持者,也支持了懷疑者。

本周公布的一份皮尤調查結果給了我們最好的答案。皮尤研究中心是政治投票的黃金標準,採用了大量的調查,受訪者人數眾多,錯誤率非常低。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清楚地顯示,從奧巴馬獲得連任一直到2014 年中期選舉,民意並沒有發生重大的變化:

當然,皮尤調查的不是真正的選民。它調查的是所有的成年人。但是這恰恰說明問題。從2012 年到2014 年,變化的不是民意,而是去投票的人。

2.不,年輕人沒有轉向共和黨。

“崛起的民主黨多數”理論十分看重陣營的更迭:共和黨吸引年紀最大的選民,民主黨吸引年紀最小的選民,所以每一次新的選舉週期後,選舉的天平都在漸漸地向民主黨人傾斜。

懷疑者反擊說最年輕選民———即2008 年後達到投票年齡的選民———正轉投共和黨。他們的主要證據是哈佛大學政治研究所對千禧一代選民的調查結果。保守派對這些結果投入了極大的關注———調查結果表明,年輕的選民因為對奧巴馬政府失望,所以放棄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的自由主義傾向。但是,哈佛大學的調查結果並不可靠;它預言2014 年,千禧年選民會支持共和黨控制的國會,結果證明非常不准確。

皮尤中心最近的調查梳理了數據,對“千禧一代年輕人”的觀點潑了涼水。正如內特·科恩所說的,千禧一代年輕人投靠民主黨的速度和老一輩人差不多一樣。

1429674437674

3.希拉里·克林頓沒有那麼不受歡迎。

最近的一種觀點認為希拉里·克林頓作為候選人不夠格。這可能是真的,她沒有奧巴馬作為溝通者和活動組織者的才幹。昆尼皮亞克大學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她在愛荷華州和科羅拉多州的諸多不順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這似乎證實了郵件醜聞確實損害到了希拉里·克林頓在國民中的形象。

的確,相比她在擔任國務卿和遠離黨派政治時,希拉里·克林頓不可避免地失去了很多人氣。不代表任何黨派的人物能夠吸引廣泛的支持,而參加政治鬥爭的人往往會趨於平均。支持希拉里·克林頓的人———一如她職業生涯中的大多數時候———常常差別不大。

另一方面,共和黨人更不遭人待見。共和黨競爭者中最著名的傑布·布什人氣要差得多。

因此,沒有理由認為希拉里·克林頓個人的不受歡迎會阻礙她與​​一個個人魅力可能沒強到哪裡甚至也許要低得多的共和黨人展開競爭。

4.奧巴馬越來越受歡迎。

下屆選舉的一個主要問題是公眾是否對民主黨的政策取向感到滿意,還是想給共和黨人一個機會。重要的一點是,奧巴馬的支持率自從中期選舉後已經反彈。中期選舉時的淨支持率為負10,現在已到負3。他管理經濟的支持率上升幅度更大。2009 年以來,對奧巴馬經濟表現的支持率實際上已經首次與反對率持平。

1429674457808

如果從現在起到2016 年選舉,經濟繼續回升,奧巴馬的支持率可能會升高一點。在當今的政壇,高人氣並不一定是取勝的必要條件;奧​​巴馬是在支持率低於50%的情況下贏得連任的。選民要做出比較選擇,候選人要做的只是比對手強一點。但是經濟目前已走上正軌,除非經濟放緩,否則執政黨將處於更有利的地位。

5.到了改變的時候了嗎?

共和黨人感到樂觀的最後一個理由是,選民可能認為民主黨連贏三場總統選舉太多了。許多政治學家(如艾倫·阿布拉莫維茨)認為,疲塌的因素是現實的;第二個任期後,選民們對黨內政治越來越不安,更有可能決定要做出改變。如果這是真的,希拉里·克林頓可能會在這種不利背景下遭遇逆風。

這可能是真的。但我們也有理由懷疑。其中一個原因是,衡量選民是否厭煩的模型所依據的是非常少的數據。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已經有8 次總統選舉出現了執政黨連任的情況。從有限的選舉中得出明確的結論是很難的。

第二個原因是,幾乎所有這些選舉都是在一個非常不同的政黨制度下發生的。20 世紀,政黨組織鬆散,意識形態上有大量的重疊之處。有自由派的共和黨人,也有保守派的民主黨人,所以大量選區在兩黨之間來回擺動。民主黨人在1964 年的選舉中贏得了超過60%的選票,8 年後,共和黨人也做到了同樣的事情。在一個兩黨似乎有著很多共同設想的世界裡,這可能是有道理的。1964 年支持林登·約翰遜的選民到1972 年卻支持理查德·尼克松,他們並不是瘋了;尼克鬆成立了環境保護署,也支持全民醫保和最低收入。

今天趨向兩極化的選區卻有所不同,選民的做法可能與過去不一樣了。搖擺不定的選民更少了,因此連續三屆執政甚至嚴重的經濟衰退可能無法讓許多選民放棄正常的黨派​​傾向。我們不知道黨派分歧有多麼嚴重;無論世界上發生什麼事,每一個黨似乎都能得到至少45%的選民的支持。

1429674495242

6.沒有可替代的人。

以上這些要點讓我們重新思考希拉里·克林頓所面臨的主要挑戰。她不能向她的支持者許諾會有大的變化或新的可能;對於她個人,大家太熟悉了。同時幾乎可以肯定,國會中至少有一個院是在共和黨人的控制之下,這表明立法過程將長期陷入僵局。她的擔心是,這種厭倦之情會破壞黨的基礎,導致投票的選民人數減少,如同中期選舉一樣,使共和黨獲勝。

希拉里·克林頓2016 年參選的理由是她是美國惟一不在瘋子掌管下的大黨的候選人。對於希望選出一個認同氣候科學、拒絕巫術經濟學的總統的選民來說,她是惟一的選項。即使頭腦還算清醒的傑布·布什贏得提名,他也將不得不向黨內瘋狗般的共識低頭。她是清醒的美國人的惟一選擇。這個選項不一定讓人興奮,但卻是顯而易見的。這就是她可能獲得多數投票背後的論點。

http://www.dooo.cc/2015/04/35838.shtml

【獨家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