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使館門口幫人保管手機,一個月能賺10000

1430362893834

結論

1、 美國大使館不允許帶手機、耳機、U盤等類似電子設備入內,附近也完全沒有正規的寄存處,如果沒開車沒有朋友陪伴就只能把手機扔了或者交給門口的專門幫人寄存的陌生人來保管,當時是30塊一件,非常安全。

2、 正因為人都是逐利的,所以恰好是風險而不僅是收益才確保了參與者對規則的遵守。

3、 一切事物背後都有客觀規律,燈一直在,不要等著亮了才看到,要努力自己去點亮它。

背景

事情是這樣的,最近剛去辦了非移民美簽,運氣不錯順利通過了。辦簽證的過程倒是沒什麼意思,但由於使館不允許帶手機進去而附近又沒有存放處,所以被迫把手機交給了完全不認識的專門在使館門口幫人寄存手機的“社會閒散人士”保管了將近一小時,收費每個手機30元。

他們三五成群,在使館區入口前的排隊處大聲吆喝,提醒大家裡面不讓帶手機,可以交給他們保管,出來了再取。也會衝著已經進去但又被迫要出來存放手機的人大喊,哥們儿你不用出來重新排隊,太麻煩了,你把手機扔給我,我給你一個手牌,你辦完了出來找我就行。很多人找他們存,手機就在空中飛來飛去,他們接到手機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往自己胸前的書包裡一扔,繼續找別人要手機,一切都無比熟練而自然。

我一開始沒當回事,後來到了門口發現自己的手機也是個問題,所以也扔給了一個看起來很面善的小伙。手機本身倒沒有多貴重,沒膜沒套磨損挺明顯的5s,但裡面有大量的照片還沒有備份,還有一些工作筆記存檔,而且丟了手機總是件麻煩的事,我根本不認識這傢伙,手機交給他萬一他拿著我手機跑了怎麼辦。但門口的衛兵催我把手機放下再進去,所以沒顧上多想我就把手機遠遠地扔給了小伙。

情境

就在手機脫離我的手劃著拋物線飛出去的時候,無數念頭飛速閃過,好像它飛了很久,曲線就像我的情緒一樣,先是喚醒了本能的緊張和恐懼,接著達到不確定性的頂點,然後直覺開始進來快速判斷這事無需擔心,情緒逐漸回復平靜理智開始解釋直覺判斷的原因,到小伙接住我的手機時,一切在心中已經豁然開朗,舒適又開心。

邏輯

以下的所有想法,都是手機在空中時閃過的。

一共是兩個問題,可能說出來有點誇張,但你盯著自己熟悉的手機在自己的幫助下無可挽回地飛向一個陌生人時,這兩個問題真的是直擊靈魂。我之前看別人扔自己手機給寄存小伙時覺得稀鬆平常,到自己了卻心驚肉跳,沒經歷過的人可能確實不太能體會。

一、美使館里為什麼沒有存放私人物品的地方?

這個問題其實隨便一想就會覺得很可笑,但很多人都是進去之後才發現沒地方存被迫轉出來找人代管的,可見“使館裡雖然不讓帶手機但應該可以存手機”是很多人的想法。

使館不讓帶電子設備進去是為了安全,那怎麼可能還在門口專門建一個可以隨意放電子設備的定時炸彈集散中心呢?更不要提一旦提供了寄存處就要承擔看管和丟失後賠償的責任,一個使館在辦理審核他國公民是否有資格進入自己國家時干嘛要關心他國公民的手機應該放在哪兒他國公民自己是不是覺得方便呢?

根本說不通。

二、這些幫人代管手機的人為什麼不可能拿著一書包手機直接跑路?

這個問題其實更重要。既然裡面不讓帶,門口沒法存,手機又不能扔了,那這幫人的客觀存在就有其現實意義。猜疑鏈在信息不對稱時是無法破解的,電光火石之際這種陌生人之間的充分信任感是怎麼建立起來的?

因為利益。

跑路的動機在於,手機本身比手機保管費貴多了,手機的所有者在使館裡暫時出不來,你收一書包手機直接走人可能比你在這兒收一個月的保管費還多,為什麼不跑?

不跑的障礙在於,這種背個書包站路邊就能撿錢的買賣,為什麼只有幾個人在做?自由市場裡供不應求時必然會有大量的經濟體擠進來拉低平均利潤,而事實上根本沒有,說明這個灰色市場有很嚴格的准入制度。也就是說,有一個你目前看不見的更高級的市場主體,在控制著這裡的供需關係。它決定了誰能在這兒保管手機誰不能,而這種權力必然會體現為從保管手機者的營業額中提取的准入佣金,這個佣金既是保護費又是管理費。

如果有個別人貪眼前小利捲了手機跑路了,那等於是破壞了規矩讓所有人都沒錢可賺,根本不需要這個看不見的主體出面,下面的其他保管手機營業者就會處理這件事。這也是為什麼黑社會控制下的地區往往治安比其他地段還要好,因為黑社會比警察更希望這裡沒人犯罪使勁消費大家歌舞昇平和氣生財,從而與警察相安無事才好抽取自己的超額利潤。

開國家比開公司賺錢,因為開國家可以直接收稅,而公司還要繳稅。這個小的灰色體系裡的國家是由誰來扮演的呢?門口的衛兵問我,手機存了嘛?好了進去吧。你們知道答案了嘛。

驗證

辦完簽證出來,找小伙取我的手機,交錢交手牌,對方還拿小的塑封袋幫我裝好了,防止磨損,很仔細。聽口音是黑龍江那邊的,正巧那疙瘩方言俺也能整兩句,就跟人擱那兒瞎白活。

小伙察顏觀色,說你這肯定是簽過了,出國玩兒得開心呀。我說你們這賺錢挺好整呀,也不貴,人又多,一天也不少賺,是老鄉一起來的,還是單撂啊?小伙撇撇嘴,自己一個人兒,另外有幾個河南來的都一夥,瞎鬧騰,收了錢也不都自個兒的,還要交屋頂兒。我說屋頂兒誰啊,得多錢啊?小伙用下巴一指使館裡面,他們隊長唄,平時不出來,逮不著人兒,月底了收錢,唉,交多少是多啊。看他不太願意說又忙著招攬買賣,我倆又扯了兩句就散了。

分析

回來之後,我就好奇,這個灰色市場裡到底有多少錢?利益是怎麼分配的?

之前坐地鐵沒事就估算過北京地鐵乞丐的人均日營業額大概是1000左右,後來新聞上報出來還真是這麼多,所以就更喜歡沒事瞎估算這個,萬一將來失業了也有條退路。

就我當時的個人經驗,下午一點多應該是人流量的峰值,全天工作時間從早8到晚5共9個小時,總人流量一般是峰值的5到7倍,我排隊時十分鐘大約進去了20人,保守估計工作日全天人流量大約600人。我排隊時空中飛過去5個手機,保守估計存手機的人佔比也就是轉化率大約是20%。每個手機的保管費是30元,不同的保管從業者應該是統一定價的。不同手機的市場均價大約是2000元左右,因為我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蘋果手機,考慮上折舊應該只高不低。每個人辦完簽證全程需要約1小時,說明同時呆在使館區內的用戶大約峰值能有150人,我進去辦了一圈,感覺差不多也就這麼多人。共有5個人在招攬保管手機的生意,假設有眼色的營業者能獨占市場份額的30%。

粗略地做一下費米估計:

市場容量= 全天用戶量* 轉化率* 筆單價= 600*20%*30 = 3600元/天,每月是72000

明星銷售營業額= 市場容量* 市場份額= 3600*30% = 1080元/天

明星銷售的庫存峰值= 用戶量峰值* 轉化率* 市場份額* 手機均價= 150*20%*30%*2000 = 18000元

可以看出,一書包手機的總價值,不過相當於一個月20個工作日的個人總營業額而已,“屋頂兒”的佣金比例哪怕高至50%,也不過是兩個月就賺回來了,實在不值為了這麼點小錢就放棄這條金線。所以區區一部手機,哪怕是土豪金6p,也根本不值得偷。

設抽成比例為r(我猜會在10%~30%浮動,看雙方的議價能力,甚至有可能不同的人抽成比例還會不一樣),當r取30%時,當普通營業者的市場份額取均值20%時,幹這活的月收入為:

月收入= 3600*20%*(1-30%)*20天= 10000元左右

由於不扣五險一金也沒有稅,折算到正常的稅前收入大約是14000左右,如果去掉公積金因素也有12000左右。

而屋頂兒的月收入為:

月收入= 3600*30%*20天= 20000元左右

由於不扣五險一金也沒有稅,折算到正常的稅前收入大約是30000左右,如果去掉公積金因素也有24000左右。

這部分錢應該不是隊長一個人拿,肯定要和每天站崗的小弟按出勤天數再分一下,但相比於本身的工資來說,也是值得一提的外快了。

比你的工資是高還是低呢?

http://www.dooo.cc/2015/04/36063.shtml

【獨家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