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掏糞工”——集便器專修班成員的一天

“列車掏糞工”,初聽到這名字感覺無比異樣。然而,正是他們在乘客看不見想不到的地方辛苦工作,保證了乘車環境的舒適。

¼¯±ãרÐÞ¹¤×Ô³Æ×Ô¼ºÊÇÁгµÉϵġ°Ìͷ๤¡±£¬Îª±£Ö¤¼¯±ãÆ÷Õý³£Ê¹Óã¬ËûÃÇÒ²ÊÇ¡°ÂùÆ´µÄ¡±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每天下班都要洗澡、消毒。”孫磊說,“每天回家還要洗澡,不然老婆不讓抱兒子。”

2ÔÂ11ÈÕ³¿£¬¼¯±ãרÐÞ°à×鹤ÈËÉϸÚÇ°¼ì²é¹¤¾ß×¼±¸Çé¿ö¡£ÓÉÓÚ¼¯±ãÆ÷Ϊ½ø¿Ú²¿¼þ£¬Î¬ÐÞ¹¤¾ßÒ²ÐèרÃÅ´Ó¹úÍ⹺Âò£¬Ò»¸öСС°âÊÖÍùÍù¼ÛÖµÉÏ°ÙÔª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早晨,集便專修班組工人上崗前檢查工具準備情況。隨著社會經濟發展,以往列車上傳統的直排式廁所,因其污染環境、水量消耗大、效果差、不衛生等缺點,已逐​​漸開始退出,取而代之的是類似飛機上的集便器式廁所。

2ÔÂ11ÈÕ³¿£¬×鳤ËïÀÚΪ°à×éÇ๤×öÒµÎñÅàѵ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由於集便器為進口部件,維修工具也需專門從國外購買,一個小小扳手往往價值上百元。集便器一套20多萬元,列車到站廁所仍可使用。圖為工作前,組長孫磊為班組青工做業務培訓。

2ÔÂ11ÈÕ9ʱ£¬µ±°àµÄ¼¯±ãÆ÷רÐÞ°àÈ«Ì幤ÈË°´ÕÕ¹æÕÂÁжӽøÈ빤×÷ÇøÓò£¬¿ªÊ¼Ò»Ì칤×÷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上午9時,當班的集便器專修班全體工人按照規章列隊進入工作區域,開始一天的工作

2ÔÂ10ÈÕÏÂÎ磬һÃû¼¯±ãÆ÷άÐÞ¹¤ÔÚÈë¿âÁгµÉÏѲ¼ì£¬ËûÃÇÿÌìÒª¶ÔÈë¿âµÄ8ÁÐ144½Ú³µÏáÄÚ200¶à¸ö¼¯±ãÆ÷µÄµç·¡¢·ç·¡¢Ë®Â·½øÐмì²é£¬È·±£ÆäÕý³£ÔËת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一名集便器維修工在入庫列車上巡檢

他們每天要對入庫的8列144節車廂內200多個集便器的電路、風路、水路進行檢查,確保其正常運轉。

2ÔÂ10ÈÕÏÂÎ磬һÃû¼¯±ãÆ÷άÐÞ¹¤ÔÚÈë¿âÁгµÉÏѲ¼ì£¬ËûÃÇÿÌìÒª¶ÔÈë¿âµÄ8ÁÐ144½Ú³µÏáÄÚ200¶à¸ö¼¯±ãÆ÷µÄµç·¡¢·ç·¡¢Ë®Â·½øÐмì²é£¬È·±£ÆäÕý³£ÔËת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一名集便器維修工在入庫列車的廁所內檢修設備

2ÔÂ11ÈÕÉÏÎ磬Á½Î»¼¯±ãÆ÷¼ìÐÞ¹¤È˲àÉíΪÎüÎÛ³µÈ÷¡£ÔËתÕý³£Ê±£¬¼¯±ãÆ÷ÀïµÄ·à±ãÓÉÕâÖÖ³µÁ¾ÎüÅųö³µÌ壬Ȼºó½øÐÐÍ×ÉÆ´¦Àí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兩位集便器檢修工人側身為吸污車讓路

與直排式直接排糞不同,集便器式廁所是先將糞便集中到集污箱,再等列車到站後用吸污車將其轉移。如果集污箱、管道內有異物,就可能發生堵塞,行駛中的列車就會暫停使用集便器式廁所,等列車到站後由專修班進行維修。運轉正常時,集便器裡的糞便由這種車輛吸排出車體,然後進行妥善處理。

2ÔÂ11ÈÕÉÏÎ磬һÁиոÕÈë¿âµÄÁгµ¼¯±ãÆ÷¶ÂÈû£¬×鳤ËïÀÚÓ빤ÈËÕÅÐñÒ»Æð´ò¿ª¼¯±ãÆ÷½øÐÐÊèͨ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一列剛剛入庫的列車集便器堵塞,組長孫磊與工人張旭一起打開集便器進行疏通。

2ÔÂ11ÈÕÉÏÎ磬һÁиոÕÈë¿âµÄÁгµ¼¯±ãÆ÷¶ÂÈû£¬×鳤ËïÀÚÓ빤ÈËÕÅÐñÒ»Æð´ò¿ª¼¯±ãÆ÷½øÐÐÊèͨ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吸污車吸污相對簡單。”孫磊說,“如果集便器堵塞,我們就要維修。冬天還好點,夏天維修時,由於污物會發酵,氨氣很濃,味道十分難聞,加上里面有壓力,一不小心就可能噴人一身。”

2ÔÂ10ÈÕÉÏÎ磬ΪÁ˽«³µÏáµ×²¿ÍÑÂäµÄ¼¯±ãÆ÷Ë®¹Ü½Óͨ£¬×鳤ËïÀÚΪ¹¤È˺ÎÎÄÍÑÈ¥ÃÞÒ£¬°ïËûÍìÆðÒÂÐä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為了便於將車廂底部脫落的集便器水管接通,組長孫磊為工人何文脫去棉衣,挽起衣袖

2ÔÂ10ÈÕÉÏÎ磬     ¹¤È˺ÎÎÄÍѵôÃÞÒÂÍìÆðÐä×Ó£¬ÓÃÊÖÉì½ø³µÏáµ×²¿£¬·ÑÁ¦½«ÍÑÂäµÄ¼¯±ãÆ÷Ë®¹Ü½Óͨ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何文用手伸進車廂底部,費力將脫落的集便器水管接通

2ÔÂ11ÈÕ£¬×鳤ËïÀÚÓ빤ÈËÕÅÐñÒ»ÆðÅųý¼¯±ãÆ÷¹ÊÕÏ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組長孫磊與工人張旭一起排除集便器故障

¼¯±ãÆ÷Á㲿¼þ½þÅÝάÐÞÇ°ºó¶Ô±È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集便器零部件浸泡維修前後對比

進口的設備一旦出毛病,換個小零件都要用原廠的,價格十分昂貴。一個小小的白門止回閥,就要6000元,而這種閥門由於在腐蝕性較大的環境下工作,極易產生氧化銅,影響使用。圖為集便器零部件浸泡維修前後對比。為此,專修班的8名青工開始想辦法,他們自己建立了簡單的試驗台。

2ÔÂ11ÈÕÏÂÎ磬×鳤ËïÀÚ´øÁì¼¼¹¤ÔÚʵÑę́ÉϽøÐÐÅäÖÃÈܽâÐÔÖƼÁ¡£¼¯±ãÆ÷ÉϵÄÁ㲿¼þ´ó¶àΪͭÖÆÆ·£¬Ê¹ÓÃÒ»¶Îʱ¼äºó¾­³£»áÑõ»¯£¬Îª½ÚÊ¡¸ü»»·ÑÓã¬ËûÃÇ×ÔÐÐÑз¢Î¬ÐÞ·½·¨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通過反複試驗,摸索出一套辦法,將氧化的閥門先浸泡,然後在不同的酸液里浸泡、洗刷,然後進行打磨,這樣處理後的閥門仍然可以正常使用,成本600元左​​右。圖為下午,組長孫磊帶領技工在實驗台上進行配置溶解性製劑。

2ÔÂ10ÈÕ£¬¹¤ÈËÀîÔ˲©Ó빤ÓÑÒ»Æð×ê½øµØ¹µÅųý¼¯±ãÆ÷¹ÊÕÏ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工人李運博與工友一起鑽進地溝排除集便器故障

2ÔÂ10ÈÕ£¬¹¤ÈËÀîÔ˲©×ê½øµØ¹µÅųý¼¯±ãÆ÷¹ÊÕÏ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為了旅客能夠正常使用廁所,工人李運博認真檢測,排除故障

2ÔÂ10ÈÕÏÂÎ磬2Ãû¼¯±ãÆ÷άÐÞ¹¤ÔÚÈë¿âÁгµÉÏѲ¼ì£¬ËûÃÇÿÌìÒª¶ÔÈë¿âµÄ8ÁÐ144½Ú³µÏáÄÚ200¶à¸ö¼¯±ãÆ÷µÄµç·¡¢·ç·¡¢Ë®Â·½øÐмì²é£¬È·±£ÆäÕý³£ÔËת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2名集便器維修工在入庫列車上巡檢

據了解,目前高鐵、動車組都已全部使用集便器式廁所,普速列車的使用率也超過了40%。

2ÔÂ10ÈÕ13ʱ£¬¹¤È˺ÎÎÄÍ·´÷·À¶¾Ãæ¾ßÔÚ³µÉÏ·ÑÁ¦Êèͨ²ÞËù£¬ÓÐÂÿÍÍù±ã³ØÀïÂÒÈÓÔÓÎ±ã³Ø½øÈ뼯±ãÆ÷µÄ¹ÜµÀ±»¶ÂËÀ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工人何文頭戴防毒面具在車上費力疏通廁所

有旅客往便池裡亂扔雜物,便池進入集便器的管道被堵死。堵塞大多都是裡面的雜物引起的,例如方便麵殘留物、婦女用品、飲料瓶蓋、牙刷、鑰匙、皮帶扣,甚至還有鞋子。

2ÔÂ10ÈÕ13ʱ£¬»ð³µ²ÞËùµØ·½ÏÁÕ­£¬¸É»î·Ñ¾¢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火車廁所地方狹窄,幹活費勁。實際上,堵塞後不僅維修起來十分麻煩,對旅客而言,堵塞後不能使用也同樣不便。

2ÔÂ11ÈÕÏÂÎ磬Íê³É¹¤×÷µÄ¼¯±ã¹¤ÓÃÏû¶¾ÒºÏ´ÊÖ£¬ÒòΪ½Ó´¥ÎÛÎËûÃÇÏ°àÇ°×Ü»áÓÃÏû¶¾Òº·´¸´Ï´¼¸±éÊÖ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下午,完成工作的集便工用消毒液洗手,因為接觸污物,他們下班前總會用消毒液反复洗幾遍手

2ÔÂ11ÈÕ12ʱ30·Ö£¬Íê³É¹¤×÷µÄÁ½Î»¹¤ÈËÊÕ¹¤·µ»ØÐÝÏ¢ÊÒ               »ªÉ̱¨¼ÇÕß ÖÜãå»Ô ÎÄ               »ªÉ̱¨¼ÇÕß ãÆÎÄÇà ͼ

完成工作的兩位工人收工返回休息室

這樣惡劣的工作環境,讓專修班的人有了很多“怪癖”:很多職工永遠不吃蛋花、不喝果粒橙,因為太容易聯想;所有的職工中午不吃飯,只在早上上班前、晚上下班後吃飯;下班後洗澡、消毒,回家後還得再洗一次澡。集便專修工自稱是列車上的“掏糞工”,為保證集便器正常使用,他們也是“蠻拼的”。

(華商報閆文青/圖週沐輝/文)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5_05_10_318939_s.shtml

【觀察者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