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源於未知:關於MERS你可能需要這些常識

十年前,冠狀病毒CoVs還沒有引起大家的關注,因為很少有患者出現危及生命的呼吸道疾病。直到2003年,在人體內發現的冠狀病毒才兩種,而且都是在上世紀60年代發現的,一個被稱做“HCoV-229E”,另一個叫“HCoV-OC43”,這兩種病毒都比較溫順,最多會導致輕微的呼吸道疾病。但是在2003年,SARS冠狀病毒出現了,在極短的時間內,傳播到全球30多個國家,奪取了近10%感染者的生命。僅中國就有至少5327例感染病例,其中343人死亡。

十年後的2012年,一種叫做MERS的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中東,死亡率高達30%。今年5月4日,它跟隨一名68歲的男子從巴林返回韓國,在短短一周的時間內,導致了7人確診64人隔離。5月26日,其中一名確認患者的兒子逃避隔離,前往中國旅行。5月28日,廣東省衛生計生委通報,出現首例輸入性MERS疑似病例。所以,當你還在擔心去韓國旅遊會不會感染時,這名疑似患者可能已經來到你身邊了…

短短兩年時間,MERS已經從發源地中東傳播到歐洲、北非、東南亞、美國、韓國等地,但對於大部分中國人來說,MERS還很陌生。

MERS,中東呼吸道症候群病毒3D畫面。 (圖/Scinceside CC3.0)

MERS,中東呼吸道症候群病毒3D畫面。(圖/Scinceside CC3.0)

首先,MERS是什麼?

MERS的全稱是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準確來說應該叫MERS-CoV。最早於2012年9月在沙特被發現,因與SARS同屬冠狀病毒而得名,也成為第6種已知的人類冠狀病毒,也是過去10年裡被分離出來的第3種。人體內的冠狀病毒最早於1960年代在英國被分離出來,病毒因其表面皇冠狀的突起物而得名。它可能與人、豬、貓、狗、鼠和雞的呼吸系統感染相關。

出於通俗易懂的考慮,媒體經常把MERS稱為新SARS,但事實上,雖然這兩種病毒同屬于冠狀病毒,但它們在基因上​​具有明確的差異,而且使用不同的受體。

MERS和SARS,到底差別在哪?

先讓我們了解下這兩種病毒命名的涵義——這兩種疾病的病原同屬正義單鏈RNA病毒,網巢病毒目,冠狀病毒科,乙型冠狀病毒屬。MERS的病原叫做MERS-CoV,非典的叫做SARS-CoV。了解到病毒的分類有什麼作用呢?首先,它們都以正義單鏈RNA作為遺傳物質,正義是指遺傳物質進入細胞後就能直接當成信使RNA進行翻譯。單鏈RNA在復製過程中本身就愛出錯,也沒有像雙鏈DNA那樣強大的糾錯功能,導致這類病毒通常具有較強的變異能力;錯太多,基因組自然就相對較小些。

那麼這些病毒的進化策略是什麼呢?一種可行的辦法是用相對精簡的遺傳信息,去感染不同的物種,在物種之間交叉傳播並得到更多的變異機會。MERS-CoV和SARS-CoV目前都被公認為是跨物種傳播的,又稱人畜共通。人畜共通病通常都非常棘手。

基因研究顯示,不止一種能致命的MERS病毒變體正在中東傳播

基因研究顯示,不止一種能致命的MERS病毒變體正在中東傳播

這兩種病毒的感染症狀也比較類似——

SARS初期症狀包括:咳嗽,發熱,嗜睡,肌肉酸痛等,常伴隨高燒不退,呼吸急促等症狀;肺炎症狀明顯,重者轉為肺纖維化,肺組織增厚,喪失換氣能力。潛伏期一般在4-10天,臨床報告最短病例為1天,最長有20天,甚至有極個別病例達到28天。

MERS的症狀有發熱、咳嗽、呼吸急促等。大多數住院患者出現發燒、發冷/寒顫、咳嗽、呼吸急促和肌肉疼痛等症狀。有四分之一的患者同時表現出胃腸道症狀,包括腹瀉和嘔吐。最大潛伏期是兩週。

MERS-CoV 來源WHO revises MERS-CoV surveillance advice

MERS-CoV 來源WHO revises MERS-CoV surveillance advice

SARS-CoV. 來源:Remembering SARS

SARS-CoV. 來源:Remembering SARS

儘管MERS和SARS具有一些相似的臨床特徵(比如:發燒、咳嗽、潛伏期),但二者之間也存在一些重要差異。

☆ 發病人群有差異

SRAS病毒更容易在醫療機構中和年輕人之間傳播,與SARS相反,絕大多數MERS患者為患有慢性疾病的人群。參照埃及衛生和人口部發布的警告,除了醫務工作者,年齡在15歲以下的小孩和65歲以上的老人、孕婦、患有心血管、肺炎等慢性病和抵抗力較差的病人,都是易感人群。

☆  臨床進程有差異

MERS在短期內快速進展為呼吸衰竭,比SARS早至少5天。

☆  傳染性有差異

MERS病毒的傳播能力並不強,比2003年SARS病毒和2009年甲型H1N1病毒都弱,可能是該病毒由動物感染到人之後,還沒有在人體內完全適應。大部分的病例都出現在海灣國家,特別是沙特阿拉伯。這表明病毒並非高度傳染性,即便你接觸過一些從沙特阿拉伯的人——哪怕他已經被感染——傳染給你的機率依然很低。大多數感染者都是在沙特阿拉伯的工作人員或者醫院的病患,而且多是年長者。目前沒有證據表明MERS可以在一般人群中傳播。客觀的說法是:不能在人與人之間持續傳染,密切接觸者風險較大。

☆  致死率有差異

SARS綜合致死率約為14%(對65歲以上人群致死率高達50%以上)。相比MERS的綜合致死率要高得多,一直在30%上下波動。MERS能引起非常嚴重的腎衰竭,通常被認為是致命的主要原因。

既然MERS病程更快、致死率更高,很多人擔心,MERS會不會出現像SARS一樣的全球流行?

從目前的MERS暴發情況上來看,不太可能。

首要原因是上文所述,MERS的傳染性不如SARS,自2012年該疾病開始流行以來,大部分新病例出現在沙特西部的吉達地區,目前沒有證據表明MERS病毒本身發生了變異,雖然報告發病數急劇增加,但還主要集中在中東地區的幾個國家,沒有廣泛擴散。

其次,病毒之所以在吉達肆虐,也是因為醫院缺乏衛生學知識,至少是沒有做好充足的防護,從而加速病毒在患者和醫護人員間的傳播,沙特阿拉伯的衛生部長也因此被解職(他至少漏報了113起病例,其中有92人現已死亡)。客觀來說,只要醫院在處理原因不明的呼吸疾病患者時,採取嚴格的感染預防與觀察措施,病毒的傳播就能夠被遏制住。

目前尚無治療方法和疫苗嗎?

媒體援引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現階段,還沒有針對這一新型冠狀病毒的特效藥和疫苗。這是真的嗎?

客觀來說,MERS-CoV目前沒有特效藥,沒有已經投入使用的疫苗。但這並不代表,科學家對這個病毒束手無策。

首先,科學家們確定了病毒的源頭和傳播機制——早先研究認為,沙特阿拉伯的代表性動物駱駝是MERS病毒的宿主,1000年以來,中東居民依賴駱駝作為肉類、奶類、獸皮和運輸工具的來源。但更多的科學研究表明,蝙蝠才是MERS-CoV的終極源頭,它攜帶了許多類型的冠狀病毒,最終在人體中導致了嚴重的肺炎。一個國際研究小組在西氏墓蝠的糞便樣本中,發現了一種似乎來自於上述病毒的微小基因片段,與首位人類患者的病毒完全相同,而且,它來自首位病患住所附近。歐洲與阿曼的研究人員在《柳葉刀—傳染病》雜誌上報告說,他們在單峰駝血清樣本中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抗體,表明單峰駝可能作為中間宿主,在病毒傳播中起到“幫兇”作用。此後,中美科學家首次發現該病毒從蝙蝠傳染到人類的途徑(相關成果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這些研究成果對於了解該病毒的動物起源,以及預防和控制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及相關病毒在人類的傳播,是至關重要的。

埃及墓蝠。 來源:MERS-CoV found in bat; hunt for other sources goes on Photo courtesy of Jonathan H. Epstein copyright EcoHealth Alliance 2013

埃及墓蝠。來源:EcoHealth Alliance 2013

而且,卡塔爾和荷蘭科學家組成的研究小組2014年進行了關於卡塔爾駱駝生態系統調查工作,發現約20%的被MERS病毒感染的駱駝會在糞便中排泄病毒,調查的109位駱駝相關職業者中有8.7%已經攜帶MERS抗體,這表示他們曾在某一時刻被感染,但被病毒感染的駱駝工作者病情並不嚴重。這些發現也表明,MERS比預想的更普遍和更不致命。

卡塔爾首都多哈的動物市場

卡塔爾首都多哈的動物市場

更有現實意義的是,科學家正在試驗各種抵抗MERS的方法。在2013年4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性疾病研究所(NIAID)建議嘗試利巴韋林和乾擾素α-2b兩種藥物聯用的療法,該方法在動物試驗中被證實有效。之後,德國的研究團隊也研發出一種改良型痘苗病毒安卡拉株(MVA),通過將疫苗注射到小鼠體內,由此產生的MVA-MERS-S病毒顆粒在組織培養中被發現可誘導產生抗體,該抗體特異性識別MERS-CoV和有效地阻止易感細胞被感染。到目前為止,該疫苗研究並沒有出現比較嚴重的副作用。不過,這些方法對人類是否有效還有待檢驗。

據媒體報導,沙特阿拉伯健康部門已經聯合5個國際醫藥公司開發相關疫苗,並爭取趕在MERS流行季節到來前上市。

另外,中國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也啟動了相關新型病毒溯源項目,專家通過國際上已經發表的病毒基因序列等信息開展診斷試劑、實驗室檢測方法、疫苗研發等工作,已獲得了MERS病毒毒株,將對已有研究成果進行進一步驗證,並加緊開展後續研究。

基於這些研究,我們或許可以更加冷靜的看待MERS。事實上,對於輸入性的疾病,中國在傳染源的防控上有豐富經驗。而且,我們對於MERS病的防控經驗並不缺乏,SARS的防控經驗同樣適用於這種呼吸道的傳染疾病。

考慮到中國已經出現輸入性疑似病例,更多人關心的是,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如果你是醫務工作者 ——必須加強警惕,對於近期有中東國家旅行史的急性呼吸道感染患者及時採集標本送檢,及時發現輸入性病例;同時,醫院也要加強感染控制工作,落實疑似病例隔離救治和個人防護,確保一旦有輸入性病例,不發生嚴重的醫院內感染和傳播。

如果你想要去中東國家旅遊 ——應注意個人衛生及呼吸道防護措施,也要勤洗手,盡量避免前往動物飼養、屠宰、生肉製品交易場所以及野生動物棲息地;避免直接接觸動物及動物的排泄物;避免接觸駱駝或食用駱駝肉、生飲駱駝奶或其他動物奶水,以降低感染風險。同時,旅行期間應注意保持均衡飲食,充足休息;注意飲食衛生;居住或出行時應保持室內或交通工具內空氣流通,外出時盡量佩戴口罩,避免在人群密集的場所長時間停留,避免密切接觸有呼吸道感染症狀人員;高齡、有基礎疾病的人群尤其應當注意自身健康。

如果你近期去過中東國家 ——如果返回14天內出現了發熱、咳嗽、呼吸困難、腹瀉等症狀,應及時戴上口罩,盡量避免與其他人員密切接觸,咳嗽或打噴嚏時用紙巾、毛巾等遮住口鼻,並將污染的紙巾妥善棄置,並徹底洗手。同時盡快到正規醫療機構就診,就診時應主動告知醫務人員自己的旅行史,以協助醫務人員作出準確的判斷。

如果在入境時發現異常 ——發現有發熱、咳嗽、氣促、呼吸困難等急性呼吸道症狀的人員,應當主動將患病情況向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申報,並配合衛生檢疫部門開展調查及相應醫學檢查。

(蝌蚪君參考北京疾控中心、中國科學報、英國《每日電訊》報、健康報等整合報導,轉載請註明來源蝌蚪五線譜。)

http://www.dooo.cc/2015/05/36653.shtml

【獨家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