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C&Ctrl+V的最高境界

【澎湃新聞記者江錦】Richard Prince對藝術家來說是個不友好的存在,去年三月一場官司已經讓他過街喊打。攝影師Patrick Cariou花了10年在牙買加山區里和塔法裡教(Rastafari)共同生活,獲得信任後拍到的一系列珍貴照片被Richard Prince輕易盜用。(見下圖)他給照片中的人物上畫上色點,拼貼上電吉他,一組“新照片”被冠以“運河區”的名字出現在畫廊,價格高得驚人。美國最高法院的態度令原作者憤然撤訴,法院外引起一系列討論,可Richard Prince的作品價格依舊水漲船高,如今他再次故伎重演。

20150601080708498

2015年5月中旬,在紐約曼哈頓,Frieze紐約藝博會展出了美國攝影師和畫家Richard Prince的新作“New Portraits”系列作品。據vulture報導,在5月13日的預展當天,這38張作品中的37張全部賣出,每張售價為9萬美元。

Prince的這組作品是他從Instagram上截屏“創作”出的。他將名人、演員、模特以及普通人的Instagram照片截屏,保留用戶名稱和頭像以及照片下的評論,再將截屏圖像在畫布上印刷出來。這組作品於2014年10月在紐約古高軒畫廊展出,引發藝術界的激烈討論。Prince所截取的照片沒有經過作者同意,並且每一張照片下的最後一條留言來自Prince本人。

去年10月,藝術網站Artnet以“Richard Prince Sucks”為題發表了評論文章,其中寫道:“複製沒有什麼存在意義,除了給Prince掙錢。”化妝師Lizzie Sharp是其中一張照片的化妝師,她希望prince為他使用的照片付費:“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惹惱了多少人,我不認為這是藝術。”

Prince似乎玩的很開心,5月24日,他在Twitter上稱自己並不會被“傻瓜和白痴”困擾。在對Prince“偷照片賺錢”的聲討之外,一些被他盜用照片的人卻並沒有生氣。

模特Lara Stone的Instagram照片出現在了本次展覽中,兩週前她又在Instagram上發布了一張時尚雜誌編輯Derek Blasberg在自己照片前自拍的照片,並說:“Me and jesus and @derekblasberg at #frieze by @richardprince1234 #beingart”。

化妝品牌的創始人Doe Deere確認了自己沒有授權prince使用她的Instagram照片:“作品已經以9萬美元的價格賣出了,不,我不打算對他追究,我也不知道這事兒如何告終。#生活好奇怪#現代藝術#想買一張Instagram照片。”但她對Prince略去了她的圖片說明表示了抗議。

去年十月這組作品展出時,攝影師Donald Graham發了一張展覽現場照片,並說:“謝謝攝影界的朋友讓我知道了這組作品,我都不知道我的照片被展出了。我需要去牙買加找被拍攝對象,他卻只是瀏覽Instagram。 #挪用王子”。

複製品的複製品

早在70年代,“挪用(appropriation)”就成了Prince創作的關鍵詞。他的代表作“Cowboy”就是翻拍萬寶路的廣告照片。

20150601081040365

↑200​​5年,這張untitled(cowboy)在佳士得的拍賣中以124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2003年在一次採訪中,Prince說:“對於相機我的技術是很有限的,實際上我沒有任何技巧可言,我玩相機,通過廉價的商業工作室印刷,我的作品一式兩份,我從不進暗房。”瀏覽一下Prince照片的成交價格,突然覺得9萬美元買張截圖也不算貴。

Prince還曾以好萊塢女星的宣傳照為素材,進行了一系列創作,在這些翻拍的照片上,他自己籤上了女星的名字。

這一系列創作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波普藝術的大師Andy warhol,同樣是將流行文化的符號作為再創作的素材。對於自己的“挪用”行為,他在1982年接受采訪時說:“起初這是很草率的,再次拍攝別人的照片,毫不費力就能得到一張新的圖像。選準曝光,構圖然後按下快門,一段新的歷史就被創造了。”

2007年,Prince在紐約舉行展覽,攝影師Jim Krantz在展館前看到了自己的作品——他正是當年為萬寶路拍攝廣告的人,“這就像在鏡子裡看到自己”他接受采訪時說,“當我離開時,我不知道是應該感到驕傲還是看上去像個傻瓜。”但他表示不會起訴Prince或要求賠償。

20150601080848814

Jim Krantz’s “Calf Rescue” (1998), taken on assignment for Marlboro.

20150601080859153

“Untitled (Cowboy),” by Richard Prince

Prince的創作是對複製品的再次復制。本雅明認為,攝影技術讓圖像複製簡單快捷,原作的“靈光”消逝了,照片可以被大量沖印發行,廣告正是仰賴於這種機械複製技術,萬寶路牛仔的照片出現在美國無數街頭。當一切看上去順理成章時,Prince調皮的將復製品作為複制對象,與在廣告板上展示不同,他將復製品的複製品搬進了畫廊和博物館展出。如今這位65歲的藝術家緊跟潮流,對手機應用中的自拍進行了複製,這種複制甚至不需要翻拍或者掃描了,單擊截屏鍵,就完成了一次創作。

展示價值高於一切

Instagram賬號SuicideGirls的照片也在此次展覽中被出售了,這是一個朋克小區的賬號,小區創始人Missy Suicide得知此事後,決定出售與Prince作品內容、尺寸完全一樣的印刷品,售價僅為90美元,對於SuicideGirls的“反擊”,Prince直誇這是一個好主意,Missy Suicide非常聰明。

90美元的截屏圖有沒有人買不知道,但是9萬美元的圖是真的售出了37張。這些按下手機就能獲取的影像憑什麼能賣9萬?答案還是可以追溯到本雅明那兒,他指出在攝影術中,展示價值開始全面排斥膜拜價值。進行這番論述時,本雅明認為人像攝影是膜拜價值最後的寄託,而如今,Instagram上鋪天蓋地的自拍似乎已經宣告了展示價值的全面勝利。雖然截屏圖本身沒有任何“原作的靈光”,但是一旦被藝術家(一個作品曾拍出高價的知名藝術家)印刷並在畫廊展出,便具有了展示價值。

同濟大學副教授陸興華在《山寨:無原作展示》一文中提出:“複製品的複製品,一被展示,也轉正為原創……複製很快就變為新的生產。複製品很快就變異,滋生出各種不三不四的原作,一個複製品一被挪用到新的上下文裡,很快就變成一張原作。”在畫廊裡看Prince的作品,和自己在手機上刷Instagram感覺能一樣嗎?更何況,他還在作品上加上了自己的評論呢!

http://www.guancha.cn/art/2015_06_01_321624_1.shtml

【觀察者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