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吃下索羅斯的毒藥,中國的國運將會如何?

1434148862692

近日,華爾街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在世界銀行布雷頓森林會議上警告,我們正處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門檻上。他認為,發動世界大戰的國家可能是中國,制止戰爭的解決途徑是:把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條款權的貨幣籃子,同時,要求中國允許人民幣自由兌換(即放棄資本項目管制),為中美兩大經濟體創建“一個有力的鏈接”。

果真如此嗎?作者認為,這不過是索羅斯替華爾街釋放的煙霧彈罷了。

美國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金融帝國主義國家。美國的國家戰爭機器實際上是控制在以華爾街金融巨頭為首的金融、能源和軍工等財團手中。索羅斯的戰爭警告實際上是華爾街發出的戰爭聲音,這將可能轉化為美國針對中國的戰爭行動。中國對此必須給予高度重視。

顯然,根據歷史的經驗,索羅斯已經看到了中國挑戰美國霸主地位的必然性,同時,也看到了美國對華動武的可能性。

但是,索羅斯以他慣用的瞞天過海的手法提供了一個中國主動發動戰爭的錯誤邏輯,其實,這是華爾街慣用的煙霧彈。因為,索羅斯認為如果中國經濟持續衰退,中國很可能通過發動對外戰爭來緩解國內矛盾,這個判斷根本站不住腳,中國從來沒有採取過通過對外戰爭來解決國內經濟矛盾的先例。

而索羅斯建議美國應當作出“重大讓步”,把人民幣納入SDR的貨幣籃子,通過推動中國資本項目自由化和人民幣國際化來促進中國經濟發展壯大,緩解中國的國內矛盾,制止中國發動對外戰爭,這一點同樣站不住腳,美國高調重返亞太並將60%以上的軍事力量集中於亞太地區,顯然是為了遏制中國的發展壯大。

對此,我們需要穿透索羅斯拋出的語言迷霧,看清華爾街金融寡頭的真實意圖,並按照站得住腳的邏輯過程推演出中美戰爭的步驟和場景,以便於中國提前佈局,防範於未然。

中美之間能否爆發戰爭?在什麼時間爆發戰爭?戰爭的具體表現形式是什麼?這是我們重新解讀索羅斯的“第三次世界大戰論”的關鍵。

在中美關係方面,美國的對華戰略目標是抑制中國形成挑戰美國的能力,特別是要解除中國挑戰美國全球金融霸主地位的金融能力;美國的金融掠奪目標是掏空中國企業和居民的儲蓄財富以及對應的外匯儲備,同時摧毀人民幣國際化的物質基礎。

戰爭形態既可以表現為軍事對抗,也可以表現為毀滅性的“ 網絡攻擊” 和“ 金融攻擊” ,或者三者同時進行。美國的國際戰略專家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以其它形態表現出來,而擊垮戰略對手的武器可能是思想、文化、輿論、互聯網、匯率、利率、能源、糧食、轉基因食品等工具。這些武器既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綜合使用。

美國針對中國的致命性打擊方案會可能會體現這些原則:(1)戰略利益最大化原則;(2)現實利益最大化原則;(3)發揮美國最大優勢原則;(4)打擊對手最薄弱環節原則;(5)選擇對方堡壘內部美國代理人最集中的領域,一點帶面,全面打擊原則。

從美國全球戰略佈局角度看,美國導演的烏克蘭危機僅僅是為了同時牽制著北約國家和俄羅斯,那裡上演的僅僅是武器秀;而實現美國國家利益的主戰場是亞太、是亞太地區的中國、是中國地區的經濟與金融領域。美國要獲取的是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形成的國民財富,同時,摧毀中國挑戰美國和美元的經濟基礎。

必須認識到,美國近期針對中國的軍事威脅和互聯網攻擊屬於戰略試探和戰略測試,最終都將服務於美國的金融攻擊。這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也符合美國的對華作戰原則。

在索羅斯等華爾街巨頭的操縱之下,美國政府和國際化本基金組織一定會給中國遞送一個插滿野玫瑰的花籃,讓人民幣進入SDR的籃子,然後,以此來換取華爾街展開對華金融攻擊的核按鈕。

歷史可以總結,但未來只能描述。如果中美兩國的領導人接受了索羅斯的解決方案,那麼,中美之間的金融博弈與戰爭衝突極有可能按照以下的步驟而展開:第一階段,美國做出“ 重大讓步” ;第二階段,中國放棄資本項目管制,推行人民幣自由兌換;第三階段,引爆金融經濟危機;第四階段,美元資本的最終收穫期。

如果經歷了這四個階段,那麼華爾街資本已經徹底掏空中國並綁架了中國。中美兩國的經濟體之間不僅創建了索羅斯所說的“有力鏈接”,而且實現了美國對中國經濟體的徹底控制。這是資本的時代,這裡體現著資本與金融的力量。

在此,索羅斯的財富目的徹底達到了;同時,索羅斯的戰爭警報也徹底解除了:此時的中國不再是東方的龍,而是重病的蟲。中國已無力發動任何戰爭,哪怕是自衛反擊。

但是,中美之間的戰爭仍然可能發生。與索羅斯的戰爭預言不同的是,發動戰爭的不是重病中的中國,而可能是落井下石的美國和日本。美國和日本可以在南海和東海挑起局部戰爭,潛伏在中國內部的“美國第五縱隊”也可以趁機起事與之配合,最終達到瓦解中國的目的。

在美國把中國列為全球頭號對手並把各類武器都對準中國的情況下,如果中國央行和證監會繼續推行人民幣自由兌換和資本項目自由化,那麼,未來等待中國的將是金融悲劇、產業悲劇、社會悲劇、政黨悲劇和國家悲劇。

索羅斯不僅富有預見性,而且富有行動力。早在2007年,索羅斯的對沖基金就已經像狼群一樣進駐香港,隨時準備逐鹿中原。

他把SDR作為誘餌,拋給急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中國央行,然後換取中國放棄資本項目管制。只要中國放棄資本項目管制的最后防線,索羅斯們就可以代替美國政府和美國軍隊征服中國、打敗中國,續寫美國瓦解前蘇聯之後的又一戰例。

因此,在中國國內經濟、金融和社會等諸方面的問題沒有得到有效解決前,在中國的經濟實力、金融勢力和軍事能力還無法與美國為首的國際聯盟相抗衡的情況下,資本項目管制是中國經濟金融安全的最后防線。(作者:余云輝)

http://www.dooo.cc/2015/06/36938.shtml

【獨家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