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斧神工的大地藝術,絕無PS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幾百年前蘇軾吟出這詩句,來形容廬山之美及其不可捉摸。如今,看到西班牙藝術家Javier Riera的作品,好似異星飛船或奇幻物件懸浮於半空,如此鬼斧神工、玄妙莫測。即便蘇東坡在世,大概也會詞窮。
       澎湃新聞(以下簡稱澎湃):視覺效果實在太驚人了,背後的原理很複雜吧?

Javier:其實很簡單,就是用光線投射的方式,把幾何、曼達拉、迷宮、斐波那契數列等圖形,映射到樹木或其他自然景物上。光與周圍的暗影重新排列組合,使人產生了邊角、平面、飄浮等觀感上的錯覺。然後,我再用相機把這一切拍下來。

澎湃:你是說,一點點PS都沒有?

Javier:沒有任何後期修圖,完全是實景。唯一用到電腦的地方是前期的圖案設計,需要從數據庫裡調出各種古代文化留下的神秘圖案、宗教圖騰,以及數學、物理、幾何方程等等。

       澎湃:這樣做的靈感從何而來?

Javier:1960年代末的大地藝術對我影響很深。它強調藝術與大自然的結合,不是去改造大自然,而是利用自然界的有機元素,去修飾大自然,讓人們重新註意到(往往被忽略的)大自然的客觀存在,產生與平時不一樣的主觀感受。與此同時,大地藝術又很短暫。拿我的作品來說,只要摁下投影儀開關,它就消失,不留一點痕跡。

澎湃:希望喚起人們的環保意識?

Javier:環保只是一部分,我更希望大家能夠重新審視人​​與大自然的關係。在哥白尼提出日心說而引發社會秩序和思維方式變革之前,人類從未像後來那樣走向了自然的對立面,認為要求得生存就必須征服自然。即便到了現在,我們與大自然的關係有所緩和,但仍在有意無意間,繼續把自己視為大自然的主人。甚至可以說,那種爭強好勝的心情從來就沒有改變過——雙贏也是想贏,不是嗎?所以,我在作品中使用了大量史前文明的神秘圖騰,還有數學、物理、幾何方程。這些圖騰和方程原理其實一直存在於大自然中,普遍且客觀,是大自然的語言和讀取密碼。它們並非人類文明的發明,我們僅僅只是發現了它們。

澎湃:感覺有點哲學思辨,真的能被看懂嗎?

Javier:藝術所提供的本來就是開放式的理解。我不介意自己的作品可能會被人理解為:換個角度,世界就會不一樣。而即使這樣膚淺的心靈雞湯,也是好的。

994 995 997 998 999 1 2 4
【澎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