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大滅絕勢將出現我們要坐以待斃嗎?

29f0183c-9498-4c92-9827-39884c9a08f1

斯坦福大學教授保羅•埃利希(Paul Ehrlich)指出:“世界瀕臨滅絕的物種比比皆是。我們正在毀滅人類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

他認為,現在地球上的生物正在大規模地滅絕,第六次物種大滅絕勢將出現。這個理論已有廣泛討論,不過埃利希教授和其他科學家希望用數據將情況記錄下來。

無論動物還是植物,最終都會絕種,由競爭力較強的物種取代,但根據化石記錄,物種一般經過很長時間才會自然滅絕。埃利希教授和其團隊做研究時,刻意降低標準,將自然滅絕率定於高一倍的水平,但得出的結果仍然令人驚恐。

《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本月刊登研究團隊的報告,顯示脊椎動物的滅絕率高出正常水平114倍。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教授赫拉爾多•塞瓦約斯(Gerardo Ceballos)是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他說:“地球進入了第六次物種大滅絕時期。如果生物持續快速滅絕,生態系統可能需要花上數百萬年時間才能恢復,而期間人類可能會先行滅絕。”這和生物學家愛德華•威爾森(EO Wilson)之前的預測相似:如果滅絕率維持在當前的水平,到2100年地球上一半的高級物種就會滅絕。

人類創造了輝煌的歷史,同時也令自身和整個生物圈受害。1800年地球人口只有10億,現在已達70億,並正朝100億以至110億的水平邁進。人類的城市、農田和牧地,佔據了全球四成最活躍的生物生產型土地,其他物種沒有多少生存空間。

其他生物不是被人類擠出了棲息地,就是被獵殺、或被化學廢物毒死。它們的棲息地遭破壞,就連海洋也未能倖免。人口繼續上漲,人類對肉食的需求越來越大,導致越來越多森林遭砍伐。全球暖化尚未構成真正危害,但我們已坐上了飛速前進的死亡列車,似乎難逃一劫。

某種程度上,氣候變暖問題是最容易解決的,只要我們停止使用化石燃料、改變耕種方式,就可以大大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相比之下,保持物種多樣性和確保生態系統運作良好就困難得多,因為不同物種看似各不相干,但其實互相依賴,其依存關係非常複雜。但我們至少可以做到的,是將四分之一的耕地恢復原始狀態,並大大減少捕魚量。

如何才能及時做到上述兩個要求,同時又滿足人類的需要?目前還不得而知。但如果我們不盡快行動,後果只會更糟。

Gwynne Dyer是獨立新聞工作者。

(翻譯/Lola Zhang;編審/Alison Yeung)

http://www.nanzao.com/sc/international/14e25088e4e399c/di-liu-ci-da-mie-jue-shi-jiang-chu-xian-wo-men-yao-zuo-yi-dai-bi-m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