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揚53年的美國邦聯旗降下,種族主義觀念還有多深?

7月10日,美國南卡羅來納州首府哥倫比亞市州議會大樓前飄揚了50多年的邦聯旗被降下。

當地時間7月10日上午,隨著美國南卡羅來納州首府哥倫比亞市州議會大樓前飄揚了50多年的邦聯旗降下,查爾斯頓黑人教堂9位成員命喪於謀殺案之後再起波瀾的這場鬥爭,也就此作結。

邦聯旗是19世紀美國內戰期間代表南方軍隊的旗幟,多年以來,邦聯旗代表著的“南方驕傲”思想一直沒有熄滅,也被廣泛看作是種族主義的標誌。儘管這面旗幟已經降下來,但很多美國人心中的那面“聯邦旗”還在飄揚嗎?

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降旗儀式

在現場,人群整齊呼喊著“降下來!降下來!”的口號,像儀仗隊一樣簇擁著南卡羅來納州公路巡邏隊的州警走向旗桿。

兩位州警把旗子降下並折疊好,圍觀人群不斷拍照並高唱歌曲,還有人高喊“USA(美利堅合眾國的英文縮寫)!USA!”他們將這面旗子交給一位黑人州警,由他捧著旗子走到州議會大樓的台階上,把它交到一位州檔案保管員手中。

在降旗儀式開始之前,已經有成群的人在等待。立法者以及教堂慘案中遇難者的家屬站在州政府大樓的台階上觀看,很多人熱淚盈眶。

號召這次“降旗運動”的州長妮基·黑利也站在人群當中,但她一言不發,只是在旗子被繩子綁好並交給州檔案保管員的時候鼓起掌來。南卡羅來納州公共安全部估計,參加活動的人群大約在8000到10000人之間,而哥倫比亞市的人口還不到14萬。

儘管這個莊嚴的降旗儀式也就不到10分鐘,但在美國南部的歷史中卻意味著一個複雜篇章的震撼結尾。立法者為是否應該降下這一“爭議不斷的反叛象徵”進行的快節奏激辯——之後為之舉行的投票也同樣快刀斬亂麻——都讓各位觀察者大吃一驚。

一百多年的歷史糾葛

參加活動的觀眾在一旁繪製一幅北方士兵畫像。

邦聯旗是19世紀美國內戰期間代表南方軍隊的旗幟,紅底旗幟上有兩條對角交叉的藍色條(聖安德魯十字架),內有13顆白色星星,代表當時13個贊成奴隸制的州。儘管在1865年南北戰爭結束後,象徵失敗一方的邦聯旗作為正式旗幟一度被廢除;但南方地區普遍存在的種族主義情緒卻遠沒有徹底消除,邦聯旗代表著的“南方驕傲”思想一直沒有熄滅。

1894年,當初蓄奴傳統極為濃厚的密西西比州採用的新州旗左上角就是縮小的邦聯旗,這標誌著邦聯旗開始在南方復蘇。

二戰中,一些主要由南方士兵組成的美軍部隊更是普遍使用邦聯旗作為本部隊的“非官方軍旗”。以南卡羅來納州(內戰時第一個脫離合眾國的州)首府哥倫比亞命名的一艘美國海軍“克利夫蘭”級輕巡洋艦,就曾一直懸掛邦聯旗在南太平洋作戰,直到戰爭結束。

二戰結束後,佐治亞州於1956年開始採用新州旗,旗幟右邊就是一個碩大的邦聯旗。還有一些美國南方的正式州旗雖然與邦聯旗無關,但邦聯旗還是可以在很多公開場合看到,有些地方還發放帶有邦聯旗標誌的車牌。而隨著戰後種族矛盾逐漸激化,作為美國內戰和所謂“南方驕傲”的象徵,邦聯旗也被廣泛看作是種族主義的標誌,白人極端團體活動時常高舉這面旗幟。

而現在的這面邦聯旗,1962年第一次出現在哥倫比亞市南卡羅來納州議會大樓前時,正是為了抵制當時的人權運動。從那時開始,邦聯旗的反對者就一直在奔走呼籲,希望把它降下來,但長期未見成效。在2000年的一次妥協後,這面旗被從公共地區移到議會大樓的管轄範圍內,這樣一來只有州立法院才有權力把它降下來。

壓倒性多數同意移除聯旗

Albert Dean慶祝移除邦聯旗。

當6月17日,公開自稱為種族主義者的迪蘭·魯夫(他也經常公開展示邦聯旗)向正在伊曼紐爾非洲衛理公會教堂裡進行祈禱會的人群開槍,導致9人喪生的慘劇發生之後,南卡羅來納州的立法者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當他們意識到必須做出反應時,歷史性的契機終於到來。而這次血腥殺戮更是引發了全美範圍內關於邦聯旗問題的大討論,導致諸多公司停止生產或售賣帶有這面旗幟圖案的商品。

南卡羅來納州眾議院7月8日就是否移除議會大樓前的邦聯旗展開了長達13個小時的快節奏辯論。在9日的投票中,州眾議員以94票支持、20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同意移除邦聯旗,交由州長妮基·黑利簽字生效。黑利說,她會把簽字使用的9支鋼筆送給教堂慘案9位遇害者的家屬。

黑利9日在社交網站發文稱讚州議員為降下邦聯旗所作的努力。黑利寫道:“今天,繼參議院之後,眾議院也莊重地回應了南卡羅來納州及其民眾。”“我感謝他們的努力和給予的同情。”黑利說,“這是南卡羅來納州新的一天,是我們能夠為之驕傲、讓我們真正治癒傷口再次團結的一天。”

曾經懸掛邦聯旗半個多世紀的旗桿也將被拆除,但是還沒有相關時間表。一輛貨車已經把這面邦聯旗送到了哥倫比亞市的南部邦聯遺址和軍事博物館,黑利稱之為“它最應該呆的地方”。“沒有人應該在經過州政府時感到刺痛。沒有人應該在經過州政府時感到他們沒有歸屬感。”當地時間7月10日早上她對記者說。

事後,美國總統奧巴馬也發推文表示,這是“一個像徵著良好意願和治癒傷口的信號,也是通往美好未來很有意義的一步。”

然而,也正是在奧巴馬擔任美國總統的這些年,美國種族衝突似乎變得更加激烈。近年來,美國各州多次出現警察在對黑人的執法中造成對方死亡的事件,不斷在各地引發騷亂。而奧巴馬在這類事件後每次只要稍稍為黑人群體發聲,就會被保守派斥為“你到底是以一個非洲裔美國人的身份講話,還是作為總統代表整個國家講話”,頗為尷尬。

但無論種族與性別,未來的美國總統大概也會不歡迎邦聯旗。已宣布參選美國總統的傑布·布什在擔任佛羅里達州州長時,就簽署法案禁止邦聯旗出現在公共場合。而為了避免製造麻煩,佐治亞州在2001年和2003年兩度更改州旗圖案,現在所使用的州旗已看不出邦聯旗的痕跡。在公開政治層面上,邦聯旗的逐步淡化作為緩和族群矛盾的手段是可以預期的。

不過,認為邦聯旗將徹底退出政治舞台還為時尚早,2001年密西西比州就是否廢除帶有邦聯旗圖案的州旗發動公投,贊成保留的選民高達64%。不少選民認為,在歷史的推動中,屹立不倒的邦聯旗已經象徵著地方自豪感,不能用狹隘的種族觀點去否定,這也正是邦聯旗歷經150年風風雨雨而始終沒有徹底消失的重要原因。但對同一面旗幟內涵的解釋,自然是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更何況支持邦聯旗的人心中真的就沒有一點種族觀點麼?

所以,當南卡羅來納州的反邦聯旗民眾為這面他們厭惡了半個世紀的旗幟終於壽終正寢而歡呼雀躍時,那些已經深植人心一個半世紀的“邦聯旗”不但不會受此影響,甚至可能更加牢固。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5133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