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牢房漆上這個顏色後,囚犯們竟然不打架了!

2013年,瑞士心理學家丹妮爾拉‧史貝斯(DanielaSpäth)做了一個實驗,她把某所監獄的牢房漆成粉紅色,希望藉此降低受刑人的暴戾之氣。粉色與牢房似乎很不搭調,但其實粉紅油漆應用在監獄中已經行之有年,很多地區的監獄都嘗試過這個方法。

20150717-054017_U2590_M74059_3576

這股「粉紅風潮」源起於1979年的一場實驗。瑞士精神科醫師麥斯‧盧塞(Max Luscher)認為,人類選擇的顏色可以反映當下的心理狀態,美國科學家亞歷山大‧肖斯(Alexander Schauss)被盧塞的理論吸引,引起他的好奇心:那反過來說,顏色是不是可以影響人類的心情呢?

為了印證這個想法,肖斯博士說服西雅圖兩名海軍軍官讓他進行實驗,把軍營禁閉室漆成粉紅色。實驗結果出乎意料的好,粉紅色的禁閉室裡再也沒有出現打架或是類似的案例,肖斯在報告書中提到,最多不出十五分鐘,粉紅色的房間就能讓憤怒的受罰者冷靜下來。

而且,不是隨便的粉紅色都能達成效果,在多次實驗中,肖斯調配出他認為最能鎮定人心的粉紅色,採用紅綠藍顏色模型(RGB color code)中R: 255 G: 145 B: 175 的比例,他也將這個顏色以兩位海軍軍官的姓,命名為「貝克米勒粉紅」(Baker-Miller Pink),也有人稱之為「拘留室粉紅」(Drunk Tank Pink)。

 可惜的是,關於粉紅色能降低人類攻擊性的假設,卻始終無法證明是對的。根據肖斯的假設,粉紅色會激發人類產生穩定心緒的荷爾蒙,但這項假設之後又被其他學者質疑:1991年的實驗中,進入粉紅色房間的受試者,血壓、脈搏都未降低。另外一些實驗的受試者,待在房間裡超過15分鐘後,反而會感到焦慮而試圖把粉紅色油漆刮下來。而且因為粉紅色通常被視為女性化的顏色,許多受刑人也會深感「被侮辱」、「太娘」。

紐約大學行銷與心理學系的助理教授亞當‧阿特(Adam Alter)認為,粉紅色影響情緒的原因,較有可能是因為顏色產生的聯想,由於粉紅色與陰性特質的連結,才讓某些測試者降低攻擊性。而他的著作探討色彩、語言與環境對人類心理的影響,就是以《拘留室粉紅》作為書名。

顏色的意涵,會隨著地區、時代以及社會文化的變遷而有所不同,但我們對顏色下的定義,卻也悄悄地影響著人類自己。說不定在不久後的未來,粉紅色也可以應用在監獄、戰爭或災難地區,成為和平的代表色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