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討好情婦六招:有借花獻佛,有盡力砸錢,有隱婚哄騙

中國網7月24日消息,近年來,反腐重拳的猛烈出擊致使一眾貪官轟然倒台,同時,貪腐案件也不斷牽出桃色新聞,令作為貪官“標配”的情婦群體戲劇性地成為貪腐大劇中的重要配角。然而,情婦群體逐漸壯大成為反腐的中堅力量,卻也是落馬貪官們始料未及的。要知道,在此之前,貪官們對待情婦可謂寵溺有加。

那麼,貪官都用哪些招數“討好”情婦?為此,中國網記者梳理出六大類型,分別是藉花獻佛討好型、助力事業發展型、承諾保證結婚型、有求必應砸錢型、隱瞞婚史哄騙型與安排工作提攜型。

一、借花獻佛討好型

這一類型的官員做著利用官權置換金錢的買賣,來鞏固自己與情婦之間的關係,商人倒也樂得賣上這份人情。只能說,官商勾結,合力供養情婦,表面雖和諧統一,內心卻各懷鬼胎,不過是通過情婦架起二者之間的橋樑,各取所需。

與熟人要錢買房贈情婦

據檢方指控,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共獲贓款折合人民幣4755萬餘元,其中,女色是他瘋狂斂財的重要動力之一。張曙光受審時供認,在追求情婦羅菲期間,開始加大花銷。手頭不寬裕的張曙光曾給今創集團總裁戈建鳴打電話,說需要用一些錢,讓其準備200萬元送到北京。這筆錢後被張曙光用於他和羅菲的日常開銷,並給羅菲購置一套房產。

媒體報導稱,羅菲從此也成為企業老闆們討好張曙光的一個重要途徑,比如行賄人楊建宇為了討好張曙光,給羅菲買車買名表;羅菲抱怨自己只掙死工資,楊建宇就讓她在企業掛個虛職,無需做任何事,每月就能拿到1.6萬元的工資。

授意熟識商人給情婦買車

廣東省政協原主席陳紹基與原廣東電視台女主播李泳交往近7年,2008年,李泳在成為陳紹基情婦之後,在與其的一次閒聊中,李泳用艷羨的口吻說台裡有同事開吉普車,很是氣派。雖然李泳並沒有開口要求陳紹基為其購買,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陳紹基暗暗記在心裡。

陳紹基告訴李泳說,自己女兒也有一輛路虎牌越野車,這種車的質量是很好。隨後,他授意一位曾有多筆利益往來的香港陳姓商人,出資給李泳買車,香港商人即親自帶李泳去汽車銷售店選擇款式、顏色,最終李泳挑中了一輛價值130多萬的路虎牌越野車。同時,據早前的報導,日常生活中,李泳給人的財富印像明顯與其正常收入不符。

二、助力事業發展型

這一類型中的情婦角色不是平庸之輩,她們聰明精幹,魄力過人,是名副其實的女強人形象,而正是因為兼具女性與商人的雙重身份,使得她們對於立場不堅定的官員更具“殺傷力”,但往往,置身於刀光劍影的回合中,女強人們也休想全身而退。

為情婦安排工程項目

初中文化的許秋琳,是廣東省揭陽市潤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作為揭陽市委原書記陳弘平的情婦,許秋琳是其“大項目腐敗”的重大受益者,任職揭陽“一把手”期間,陳弘平肆無忌憚地為其情婦許秋琳“安排”工程項目、“安排”主管官員關照情婦、“安排”情婦向工程主管官員行賄,編織起一條貪腐連環扣。

為了許秋琳,陳弘平曾指示揭陽市原副市長鄭松標等人為她在揭陽從事地產投資開綠燈、搞暗箱操作。陳弘平不僅“指示”有關部門為許秋琳大開“綠燈”,還向一些老闆索要上億元人民幣,幫許秋琳解決資金困難。對於上億元受賄款的去處,陳弘平受審時承認,其中折合2600多萬元人民幣交由其女婿購買股票,剩下的錢基本上都藉給了許秋琳。

與情婦共同受賄

2007年12月,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因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死緩,此前,中紀委通報中所指李寶金的“生活問題”,以及“為企業牟取利益”,都與天津市赫赫有名的企業天津浩天集團有關,而王小毛就是浩天集團的董事長。

多年來,王小毛一直與李寶金保持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李寶金則投桃報李,為王小毛的生意鋪平道路。曾任渤海化工股份董事長兼總經理的戴成文請求時任天津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副局長李寶金,通過天津市公安局追討公司被銀行拒付的存款。王小毛得知後與李寶金商量,讓李安排王小毛參與追款,藉機向戴成文索要提成款。

隨後,李寶金向戴成文提出,按實際追回欠款總額的15%提成,並要求將提成款打入王小毛公司的賬戶。同年5月,渤海化工股份以支付諮詢費的名義,將165萬元轉入王小毛旗下的菲光(天津)物業有限公司賬戶。在李寶金收受的562.93萬元賄賂中,就包括與王小毛共同收受的渤海化工股份的這筆款項。

三、承諾保證結婚型

網絡舉報一直是“溝通”官民的重要途徑,近些年來,大家通過這種方式認識了一批特別擅長寫保證書的官員,而令老百姓“津津樂道”的是,舉報者大多數都是曾與他們你儂我儂共枕而眠的情婦們,一時間,掀起情婦反腐的風潮。而在網絡上,“情婦”一詞也被賦新義——掌握情報的婦女。

向黨保證後年結婚

2010年,揚州市邗江區商業局原局長馬一平被情婦網絡舉報,對方控訴其重婚、虐待、故意傷害、玩弄女性、貪污受賄等多項“罪名”,並附有兩人的婚紗照和馬一平的結婚保證書。舉報人李清告訴記者,2009年夏天,兩人相識於江都同鄉會上,馬一平溫文爾雅的形像給她留下了不錯的印象,那次聚會,兩人互換了聯繫方式。

之後,馬一平對李清便展開追求,並不斷訴說他婚姻的不幸,“與妻子的感情在很多年前早已破裂”,李清說,“那時正好我感情受挫,最終被馬一平的誠意感動。”李清透露,馬一平與自己交往的一年內,曾寫過四封保證書,每一封都是言之鑿鑿,其中有一封這樣寫道,“謹向黨保證本人明年最遲後年同李清結婚,在這一年期間對李清做到一個丈夫的責任義務,否則承擔一切後果。”

向菩薩保證娶情婦為妻

2013年2月25日,江西省蓮花縣文化廣電局紀檢書記李小平被網友“相由心​​生”以《紀檢書記腐敗又貪色》為題舉報,曝其趁自己外出打工,勾引自己妻子,給自己的妻子寫離婚承諾書和宣誓書,致使夫妻感情破裂離婚。

根據曝料人提供的圖片,李小平曾寫過三​​封保證書,前兩封向曝料人妻子保證“一生一世不變心”“離婚後與賀小蘭在一起結為夫妻”等,而最後一封書信寫給了“菩薩”,並按有手印。“菩薩:今生我李小平發誓一定要娶賀小蘭為合法妻子,希望能盡快和劉某離婚,請保證我和小蘭順順利利幸福結合在一起做一對恩愛夫妻。祈求人:李小平。”

四、有求必應砸錢型

在東窗事發之前,情婦們都是官員們的心頭肉,她們的慾望通常必有迴響,這既滿足了為官者彰顯“雄霸一方”的虛榮,又“履行”了他們作為男人對於女人的愛的誓言,只不過,拿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還四處招搖,如果是個賊,這也是個笨賊。

騙拆遷補償款、挪用公款

2012年,有“京城第一貪”之稱的門頭溝區原副區長閆永喜因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數罪併罰被判處無期徒刑。據調查,涉案的4200餘萬中有3600餘萬都與其情婦毛旭東有關。經查證,閆永喜曾個人決定以永定鎮政府的名義,將公款3000萬元供​​毛旭東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定都貿易有限公司經營使用。

據報導,2006年下半年,每月工資為6000元的毛旭東因沒​​有任何提成,找到閆永喜。據在場的人供述,當時閆永喜稱“小毛管我要倆錢”,還扭頭問毛旭東“弄個七八十萬行吧”,毛旭東在一旁點點頭。隨後,他們想到偽造拆遷補償協議等合同,騙取拆遷補償款的方式。最終,毛旭東用母親馬桂芳的身份證,騙取了拆遷補償款74萬元,並將這筆錢拿去炒股。

2010年1月,閆永喜因群眾舉報貪污,被有關部門調查後,其情婦毛旭東為求減刑,主動將閆永喜的罪行和盤托出。

允許情婦以其名義牟利

2013年10月,內蒙古包頭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政法委原副書記楊漢中受賄、濫用職權案作出一審判決,楊漢中被判死緩。

與眾多被查處的高官一樣,情婦成為楊漢中走向犯罪的推手,其情婦李波則以其為招牌牟利。如2007年8月,中國航空港建設總公司的副總經理楊某為了承攬工程,通過情婦李波托楊漢中提供協助,事後送上北京市內一套價值246萬多元的別墅,楊漢中又將該別墅送給了李波;2009年8月,通過楊漢中協調,李波又向楊某索得200萬元。

據了解,到案發前,楊漢中個人或夥同其親屬、情婦已收受、索要房產21處,對於情婦等人的違法請求,楊漢中也是有求必應。

五、隱瞞婚史哄騙型

“被情婦”的女人有時會博得他人的同情,被蒙在鼓裡的她們充滿委屈與無奈,從沒想過掏心掏肺的結果卻是被一個已婚男人耍得團團轉。而情婦們似乎從未懷疑過的一件事情是,眼前這個擅於在自己身上散財的男人,他的錢究竟是從哪來的。

製造單身假象當眾求婚

2013年6月,新浪微博認證為中國旅遊與經濟電視台主持人的紀英男,通過中間人在網絡上爆料,稱被時任國家檔案局政策法規司副司長范悅誘騙包養近四年。隨後,紀英男在微博上傳範悅向其當眾求婚的視頻。

視頻中,範悅對紀英男說,“我們在一起已經整整兩年了,兩年前的6月4號,我跟你結識,兩年後的6月4號,我們在這里相約相伴,我想,在過去的日子裡,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受了不少委屈,現在我們在一塊兒,彼此相依相偎。今後我想我們能夠一生一世地牽手在一起,我希望在今天,朋友都在的時刻,鄭重地向你求婚,希望你能夠嫁給我。”

據紀英男所說,範悅向她隱瞞婚史,並當眾求婚,同居期間一天一萬元零花錢。四年總計一千多萬。2012年年底發現其有老婆,對方對她採用威脅、恐嚇、辱罵及經濟賠償手段,讓其離開。

出示“離婚證” 購買婚戒

張晉陽曾任太原市尖草坪區地稅局匯豐稅務所所長,2014年7月,一名為王佳的女子向當地各級紀委舉報張晉陽的違紀情況。同時,她還發佈網貼,講述自己遭遇“騙婚”生子,及生產後遭到張晉陽疏遠冷落的悲慘境遇。

王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張晉陽先是藉著和她吃飯的機會灌醉她、發生性關係,使她意外懷孕,後口頭答應結婚。此後,倆人像戀人​​一樣正式相處並時常同居。回憶中,懷孕的前幾個月裡,張晉陽對他很好,噓寒問暖,體貼入微,還曾拿出過一本“離婚證”以證明自己單身,甚至在口頭答應和王佳結婚後不久就給王佳購買了一枚訂婚戒指;期間,在王佳籌備新店重新裝修的時候,張晉陽更是出資數万並全權交由王佳打理,甚至把自己的工資卡交給其保管。

六、安排工作提攜型

這一類型的官員們演繹著一人得道,情婦升天的戲碼,他們把踰矩違規視為個人權力與榮耀的象徵,藉此非法獲取某些特權,再將這些不齒的福音賜予懷中情婦,同時,也義無反顧地為自己最終被傾覆的人生與家庭埋下禍根。

調入內部“為己所用”

2010年,公安部原部長助理、經濟犯罪偵查局原局長鄭少東因犯受賄罪被判死緩。據媒體報導,情婦的跋扈和煽動,加劇了鄭少東的腐敗,間接推動其倒台。

30多歲的王菲原籍廣東汕頭,曾是汕頭公安局普通民警,因為相貌出眾、聲音甜美、多才多藝而被鄭少東“慧眼識佳人”。2005年4月,鄭少東晉升為公安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王菲隨即被調入公安部,主持公安部每年的春節晚會,從而有“中國第一警花”之譽。

作為貪官的情婦,王菲參與製造官場醜聞和權錢交易;她以中間人的身份,為自己和情夫鋪墊關係,收受賄賂;她還以“公安部領導幹部”的身份,向下面發號施令。更為可怕的是,王菲甚至逐步發展成為“公眾情人”。有報導稱,王菲在被辦案人員約談時,因做賊心虛,主動交待說自己和多名高官有染,其中就有已被“雙規”的公安部領導鄭少東。

調動工作買豪宅

安徽省阜陽市經開區國稅局原副局長楊東昇貪腐近1300萬元,據報導,楊東昇利用手中權力將其情婦肖某調動到阜陽市區國稅單位工作,並為其情婦和私生女在阜陽一高檔小區購置了住房。此後,楊東昇開始了往返於兩個家庭之間的生活,這在坊間已是公開的秘密。“他開的那輛黑色大眾車很少回來。”楊東昇居住的小區保安說,他平時很少回家。

對於楊東昇的所作所為感到氣憤與無力的妻子,積極搜羅丈夫腐敗、生活墮落的證據去相關部門舉報。根據阜陽國稅系統人士介紹,其妻曾多次“帶著三十多張存摺和大量現金”前往市紀委和國稅局紀檢組織舉報,但總被以“國稅屬條管系統,地方不好插手”和不聞不問的方式踢回。最終,她選親手將女兒勒死的方式,向丈夫進行了喪失理智的瘋狂報復。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56231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