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希臘的問題完全相反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上週末在其博客寫道:“希臘的故事,對於負責公共財政的人如我,當然是當頭棒喝。”他的說法委實令人疑惑。 (攝影:Kenneth Chan)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上週末在其博客寫道:“希臘的故事,對於負責公共財政的人如我,當然是當頭棒喝。”他的說法委實令人疑惑。(攝影:Kenneth Chan)

對於希臘目前的困境,我在歐洲大企業任職的一些朋友都極為擔心。但作為一個道地香港人,我對希臘的情況並沒有那麼關心。始終,希臘和香港的GDP規模雖然差不多,但兩地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共通之處。事實上,希臘經濟過去五年持續萎縮,現在香港的經濟規模已略超希臘。

香港面對的問題似乎跟希臘完全相反。希臘政府為龐大的公共債務所困,香港則苦於不知如何處理不斷積累的龐大盈餘。希臘政府無力負擔公共醫療、退休保障等民生必要項目,更迫不得已要動用養老基金來還債。反觀香港,政府過去五年花了2000億港元來“派糖”!

所以,當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上週末在其博客寫道:“希臘的故事,對於負責公共財政的人如我,當然是當頭棒喝。”我不禁感到好奇。而你也可能猜到他想說什麼。

曾俊華的博客接著這樣寫:“…….謹守穩健的財政紀律,維持政府財政健全,並不只是一盤漂亮的帳目,還可以發揮重要的穩定社會作用,相反,公共財政危機可能牽連的問題,亦非社會大眾能夠承受。”

曾俊華認為,如果香港不繼續審慬理財,就可能像希臘般面對財政問題。他的意思可能是:坐擁約二萬億港元的財政儲備可能還不夠,要繼續積累,而且不應在教育、民生和公共醫療等福利項目上再花錢。

但香港和希臘面對的深層次問題可能恰好相反。香港的龐大財政儲備已吸走許多財政資源。港府僅依賴一次性的派糖措施,卻不在教育、公共醫療和民生方面增加投資,就會擴闊貧​​富差距,這對弱勢社群及他們下一代的未來極為不利。

香港社會日趨不穩;憤青數目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熱衷於參與“佔領中環”等大規模示威。曾俊華之流究竟何時才會明白:盲目地積累財富,其實已經很有問題?

(翻譯/Nelson Cheng;編審/Alison Yeung)

http://www.nanzao.com/sc/business/14eba42ba8876b8/xiang-gang-yu-xi-la-di-wen-ti-wan-quan-xiang-fa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