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決戰前夕,美國秘密接洽誰來代替蔣介石?

新人選:馮玉祥、李濟深

美國從1948年3月開始,積極為蔣中正國民政府的倒台而奔走準備。司徒大使不但預測中國將重新進入地方割據的狀態,並提請國務院注意像宋子文這樣執掌廣東、海南的封疆大吏。到了年中,中情局也表示美國應採取果斷措施援助中國的地方實力派,並開始與內蒙德王建立秘密聯繫。他們在紐約找到了公開進行反蔣活動的馮玉祥,告知“只要你不跟共產黨合作,我們可以不要蔣介石,你回中國去,我們給你軍火和錢”。然而,馮的左右全是賴亞力、吳茂蓀等一批共產黨員。[編者按:吳茂蓀不是共產黨員,他1948年在香港參加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任第一屆中央委員。](吳茂蓀:《馮玉祥先生在美國》,載民革中央宣傳部編《鼓浪集:吳茂蓀同志紀念文集》,團結出版社,1989,第36頁。)

馮玉祥

不僅如此,南京的美國大使館也藉召開國大的機會秘密接觸地方大員。司徒意外地邀請寧夏省主席馬鴻逵茶敘,席間詢問他對蔣李二人的好惡及反共決心,並表態“你若要什麼武器,我們可以直接撥助”。(馬鴻逵:《馬少雲回憶錄》,台北,龍文出版社,1994,第200頁。)此類援助同樣也會向青海馬步芳、甘肅馬繼元、新疆的馬呈祥提供。

蔣中正大約在10月下旬知悉美國各派力圖繞開自己而以​​各省為對象徑行援助,立即致電顧維鈞要求斡旋。11月9日,顧向杜魯門求援:“請您迅速增加軍事援助,並發表美國政策之堅定聲明,以支持我政府為之戰鬥的事業……以鼓舞軍民士氣、鞏固本政府之地位。”蔣也明確表達了心中的憤恨,指出目前局面之造成,華盛頓難辭其咎:“中國軍事局勢普遍惡化歸因於若干因素。但最根本的就在於蘇聯政府未遵守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閣下無疑當能憶及,中國之所以簽訂該約係由於美國政府善意的勸告。”然而五天后由司徒大使轉來杜魯門復電,請求被婉拒了。顧維鈞乃繞過白宮,發表公開聲明,以呼籲輿論。

此時美東輿論雖於國務院對華政策也頗多指摘,但可想而知,並無任何實質合理的建議。《紐約時報》軍事編輯鮑爾德溫(Hanson Baldwin)批評美國“沒有清晰的中國政策”,只能以支持個別中國將領的方式來孤注一擲。而競爭對手、共和黨背景的《紐約先驅論壇報》,其專欄作者艾爾索普兄弟(Stewart and Joseph Alsop)則譏諷國務院對華毫無舉措,總統命令海軍陸戰隊待在青島是對中國問題的“直接干涉”。

11月,瀋陽失守後,華北“剿總”司令傅作義請在平救濟的天主教神父雷震遠(Raymond J.de Jaegher)飛去青島求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白吉爾(Oscar Badger)上將緊急援助軍火。白吉爾表示可不經過南京,直接給予武器,“保住華北,自成一個局面”。但他並不願提供美國軍艦協助國民黨軍南撤。傅作義放棄保定之後,防禦體系已然瓦解;美國外交官也隨之放棄了傅。11月16日,北平總領事柯樂博(O.Edmund Clubb)警告國務院:傅作義“極可能選擇遠避西部,以保全其部隊;對他而言,留在這裡只能意味著最終被大卸八塊”。傅對美國觀感也極差,他後來總結道:“美國人幫我們一分必宣揚成十分,蘇聯幫中共總在暗處努力,如現在中共好的砲射手都是俄國人,彼等不但穿中國衣服,並且也不進城市,不似美國人每須為軍開闢跳舞場”。於是,傅作義於11月17日向毛澤東密電求和,表示願意棄蔣。

傅作義

李濟深之子也回憶:“1948年秋天,美國政府感到蔣介石當局的失敗是不可避免了,於是就發出試探……支持父親取代蔣介石,與共產黨進行和談,保住華南。他們派蔡增基對父親講述了美國的計劃”。(李沛金:《我的父親李濟深》,第161頁。)李濟深回信告知司徒雷登,表示由於國民黨軍事經濟狀況的急劇惡化,他不要僅成立一個西南政府,而要成立一個新的全國聯合政府,他自信滿滿地要充任主席,副主席給中共領袖毛澤東,讓馮玉祥來充當武裝部隊總司令,以朱德副之,並要求美國的支持。(Telegram, Stuart to Marshall, 16 October 1948, FRUS, 1948, vol.7, pp.495-496.)

其實李濟深與中共早有聯繫。四年前在雲南昆明中共就對李濟深的串聯活動秘密贊助,現在又指定在香港的發言人喬冠華向美國表示共產黨只與李為首(宋慶齡為榮譽主席)的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合作。李濟深說:“民革不在策反方面做出成績,將何以交待新政權?”(朱學範:《我與民革四十年》,第160頁。)他適時向傅作義派去說客,要求反蔣獨立。

李濟深

胡適、宋子文欲“臨危受命”?

這時候困守北平的胡適校長甚至都表示願意在美國支持下,接替因金圓券發行失敗而引咎辭職的翁文灝,而出任行政院長。條件是:“(1)美國總統或國務院公開發表聲明,給國民政府以道義支持;(2)美國經濟軍事援助升級;(3)放手讓他自己組閣。”(Telegram, Stuart to Marshall, 17 November 1948, FRUS,1948,vol. 7, pp. 583-584.)這當然無法達成。胡無奈地在日記中寫道:“可惜我沒有力量接受這個使命。”結果蔣中正只好讓馴服了的孫科就任行政院長。

而另一位國戚、廣東省主席宋子文,則更積極主動向美國外交官表達自己領導東南六省(粵、桂、贛、湘、滇、黔)反共抵抗的意願,甚至強烈暗示蔣和黃埔系的統治必須終結。(Telegrams, Ludden to Marshall, 8 November 1948, and Stuart to Marshall, 13 November 1948, FRUS, 1948, vol. 7, pp. 551, 565-566.)

美國對華決策者:為冷戰利益需拋棄國民黨

就美國外交官方面而言,如今大使館內的反蔣領袖是曾與史迪威幾乎同時代來華的柯慎思(Lewis Clark)。這位離華已13年、原本期待主持美國駐英事務的老牌“中國通”極不情願地接替了巴特沃斯履新後留下的公使參贊一職。在給國務院的報告中,柯慎思對美國之於中共的分量頗為自負:“共產黨的主要困難在於實現經濟穩定,若無外來援助,他們能夠長治久安則是難以想見的。以目前情況看,我們才是上述援助的唯一現實來源。”

值得一提的是,在德國分裂、柏林危機愈演愈烈的1948年,這位美國高級外交官卻無關痛癢地指出:“在世界的這個地方,我們或許事實上已經輸掉了冷戰。”當然,這並不妨礙他繼續觀望,以便等待中國建立“一個共產黨主導的全國性政府”。美國國家利益的邊界到底在哪裡呢?在他眼中,蔣的國民黨政府與北伐時被其推翻的“舊軍閥政權”並無區別,而且“一旦他[蔣介石]逃離南京就再也不會成為中國的一股真正有效的政治力量”。柯慎思甚至建議就此“立即中止吾人援華案下的物資輸出——或其任何剩餘部分——並且聲明鑑於形勢發展,正對該案全​​盤審視”。

儘管柯慎思這項大膽意見未被國務院採納,但其觀點卻在美國對華政策決策者那裡頗為受用。深得馬歇爾信賴而主持日常事務的代理國務卿洛維特(Robert A. Lovett)認為國民黨政府的各種外交努力不過是垂死掙扎,“企圖在道義上綁架美國來支持中國現政府”。他無所適從,索性對華繼續虛與委蛇:“我們自己資源有限,必須考慮我們對世界其他關鍵區域的義務。在給予援助的任何地區,須謹記是項援助儘管可能對友好政府的經濟健全和國內穩定有些微助益,但並無最終擔保。”

這位代理國務卿並非戰略家,長期是馬歇爾既定政策的果斷執行者,一旦政策確立,他會以“巡航的速度”貫徹之。日後朝鮮戰爭爆發,洛維特又繼馬歇爾而出任國防部長,積極推廣戰爭動員並擴張軍費預算。而此時他對中國國民黨絕無半點同情,甚至根據大使館的報告,篤信即便蔣下台,“長江以南並無強大的正規部隊,如若首都淪陷,則軍事抵抗將可能是零星而大體無效” 。換言之,國務院眼下的立場就是美國目前的冷戰利益需要在整體上拋棄國民黨。

洛維特(Robert A. Lovett)

司徒雷登想見中共地下黨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對蔣中正國民黨深刻的不信任竟然使司徒大使本人對祖國的忠誠成為問題而受到國務院的質疑。他的副手柯慎思坦承:“我的工作即是確保司徒雷登為其中國友人帶來和平的熱情,不致有損我們​​自己國家利益。”他甚至粗魯地表示:“我們不得不小心避免告訴大使任何不應被中國政府知道的事情。他和他的私人秘書傅涇波,一個中國人,全都有些輕率。”他要不斷提醒司徒雷登是“美國的大使”。對柯來說,大使渴望援助中國人的“不現實想法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然而與此同時,司徒雷登那邊也開始尋求與中共聯繫。他派參加過延安美軍觀察組的拉登向前民盟人士詢問“中共不打而提出講和的條件”,又派上海領事齊艾斯跑到虹橋療養院直接找身患肺結核的羅隆基,為保密起見,用筆寫出他的要求:“同中共上海地下黨見一次面”。他們擔心中國完全倒向蘇聯。柯樂博表示“美國主要希望在於培育某種鐵托主義”。而中共對美國的態度也因瀋陽華德事件(美國駐瀋陽總領事華德在1948年1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瀋陽後不久,因拒絕交出電台以及涉嫌間諜活動等原因,被長期軟禁,並於1949年11月受到審判被驅逐出境一事。——編者註)而墜至冰點。

司徒雷登

國共之間也毫無緩和的可能。早在5月4日,上海學生在遊行過程中將蔣中正和杜魯門的畫像當眾焚毀,可以說將反蔣反美運動推向了高潮,並且明顯帶有仇美性質,矛頭直指“美國侵略者”。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當時甚至一度傳出周恩來已訪美國的風聞。(葉篤義:《雖九死其猶未悔》,第62、63頁;Despatch, Clubb to Butterworth,16 November 1948,FRUS,1948,vol.7, p.578.)其時真正訪美的是蔣夫人宋美齡。她得到了要蔣下台的答复。

( 節選自呂迅《大棋局中的國共關係》,社科文獻出版社,2015年4月。標題與小標題為編者所擬。)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5194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