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廣播泰斗憶二戰歲月:痛失三子妻改嫁蒸包竟用死人肉

c93375d1-16a6-43da-a967-1deb601e39b5.png.767x1024

已屆93歲高齡的李我,其廣播員嗓音仍然清晰利落。在他回憶起二戰時期的苦難日子和痛失所愛時,這嗓音漸漸變大,顫顫巍巍。

這名躺在床上養病的耄耋老人嘆了口氣說:“我本可能死掉,而且不止一次,但上天可憐我。”

1922年,李我生於廣州,原名李晚景。5歲時,李我隨母親來到殖民地時期的香港。她是一名單親媽媽,也是一名中醫。

李我回憶道:“1936年,我媽媽去世的時候,我阿姨把我媽留給我的東西都搶走了,還虐待我。”當時他在華仁書院唸書,是該書院最出色的學生之一。

李我強忍著眼淚說:“那時沒有人可憐我,除了一個隔壁學校的學生。她比我大一年,是富家女。漸漸地,我們就相愛了,並結婚,生了一個兒子。 ”

年輕時的李我

1941年12月,日軍入侵香港的時候,這對年輕的夫妻剛剛再次為人父母,前一年,他們的大兒子不幸夭折。

李我憶述:“我們住在堅尼地城海旁的吉席街,日本兵從香港仔打過來。我們非常害怕,但無處藏身,除了我們從房東那兒租來的床位。”

由於擔心兒子的安全,兩夫妻將他送到了一家托兒所,每週支付7角的費用。但形勢所迫,不久他們一貧而洗,沒錢支付,也不敢去看兒子。到他們再到那所託兒所的時候,托兒所已經被棘鐵絲圍了起來。

想起那段令人心碎的日子,李我說:“所有的孩子都被日本人用卡車運走了。如果我們的兒子今天還活著,他可能生活在日本。”

在那段黑暗歲月中,飢餓麻木了失去摯愛的痛楚。一家潮州餐館宣布,第二天早上開始,以每個50仙的價錢賣肉餡包子的當晚,所有人,包括李我夫婦,都到了餐館門外排隊。

李我說:“(包子)有拳頭那麼大,餡是用蒜頭和豆豉醃過的豬肉。當時還熱騰騰的,味道好極了。我們一起吃了一個,然後決定,第二天要再買一個。但那家店關門了,很多日本兵在那兒。原來,包子裡的肉是死人的肉。店內我看到掛了很多’人仔肉’。”

當時買米要憑糧票。有一次,李我睡過了,遲了到米店,卻發現那裡已經變成了廢墟——米店遭到了轟炸。“在瓦礫中,我看到一隻人的手臂,還有一個腦殼,我那次也是走運。”

李我另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是在中環。那一次,一個美軍炸彈沒有投中其日軍目標,而是落在了永樂街,也就是著名的燒鵝飯店鏞記所在的那條街。李我剛好走過,被碎片擊中,吸入的灰塵,讓他的嗓子壞了四天。

李我的電台廣播節目當時風靡省港澳

但命運無情的褫奪仍未放過李我。“失去了兩名兒子之後,我的太太在1942年又生了一個女兒。但這個可憐的嬰孩身體很弱,可能因為營養不足,她未滿月就死了。”

“有感於自己一無所有,只有太太一人相隨,於是我就改了名,就叫’我’,意思就是只有我自己。”

李我當時在一家茶樓唱歌,他的太太則在灣仔賣二手衣服。他們聽說,廣州對二手物品的需求更大。

“所以我們傾盡所有,買了一張船票,讓我太太北上。那是我們結婚4年來第一次分開。”

頭四個月,李我收到太太寄來的信和錢,之後就杳無音信了。

“我非常思念我的太太,所以決定去廣州找她。我組織了一個劇團,我們一路表演去廣州。”

幾個月後,1943年,李我到了廣州,見到了他的太太。

“我留意到她燙了頭髮,還帶著一名近身馬姐。之後我知道,她已經再婚,還懷孕了。我們兩個人都哭了,但我堅決不收她的錢。她走了之後,她身邊的馬姐留給我一袋米,裡面存放有錢票,相當於150元港幣。”

1959年8月26日,香港商業電台啟播當天,奧斯卡影帝William Holden與李我合影

為了生計,李我做了海員,並參與了走私,貨品包括鴉片。有一次,在肇慶走貨的時候,李我遇上了一個日本哨站。李我憶起當時說:“我以為他們換更,可是原來沒有。他們聽到我的聲音,一槍一槍的掃過來,我躲在蘆葦叢裡,用我的兩把手槍還擊,我用的是一支左輪、一支“白金仔”。之後就靜了。第二 ​​天,附近鎮上的人說,昨晚有兩個日本兵被殺死了。我想那是我幹的。”

1945年8月,日軍投降,李我重返校園,入讀當時位於廣州的嶺南大學政法系。但他從未畢業。1947年,他在廣州極受歡迎的電台節目給他帶來了100萬港元的收入。從此,他開始了自己傳奇的廣播生涯。

1949年,戰後的百廢待興中,李我遇見了他的第二位妻子,之後他們獲邀到香港任職,曾先後在麗的呼聲和商業電台工作,廣播著名的《天空小說》。他們生了一個兒子,現在有三名孫子。這一次,愛情白頭到老。

2013年香港書展講座上,李我與第二任妻子蕭湘(原名何侶雲),蕭湘也是知名的播音員

(本文所用照片由出版《李我講古》的天地圖書出版社提供)

http://www.nanzao.com/sc/hk-macau-tw/14f78ae2d272b2e/yue-yu-guang-bo-tai-dou-yi-er-zhan-sui-yue-tong-shi-san-zi-qi-gai-jia-zheng-bao-jing-yong-si-ren-rou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