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主義在歐洲受到考驗

在國際上,人道主義本是較民主與人權更容易為人們接受的普世價值。它要求的只是對受苦難的人有點同情心,願意在別人需要的時候給予援手;而不涉及權力架構的投票權與被選權。後者足以影響既得利益者的地位,故經常遇到更大的阻力。但敘利亞難民的出現,令人道主義在文明程度世上最高的歐洲,也全面受到挑戰。

10046866_756235
中國古代的孟子,早有「人性本善」的觀察。「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然而,阻止一個孩子跌落井裡,只是舉手之勞,付出的代價有限。但若是把一個無家可歸的孩子領回家裡養育,可不是人人都可以這樣做。尤其是當這個孩子背景複雜,又非同鄉,難以溝通,那就不可能不有所猶豫了。
德國經濟實力強,可以拿出100億歐元,去為難民提供住宿、醫療、以至培訓;但如果對東歐、南歐一些自顧不暇的國家也同樣要求的話,那就有點強人所難了。
科學家發覺,當一群平時和平相處的白老鼠,被放在一個環境狹窄,食物不足的狀況下生活時,就會顯出侵略性,即使不是在爭奪食物的時候,牠們也會用暴力攻擊同類,甚至是兄弟姊妹。此之所以,匈牙利的電視記者,會一邊拿著攝錄機,一邊還不忘去踢經過的難民,甚至刻意把抱著孩子的難民勾跌。原因是她不想看到自己國家的公園、廣場、車站、道路都被難民侵佔;垃圾、糞便弄到臭氣薰天,於是人性中醜惡的一面就流露出來了。
結果,這個記者被電視台辭退,她個人更受到輿論譴責。然而,排斥難民行為並沒有只停留在個人層面,有些還上升至國家層面。在邊境架起帶刺的鐵絲網,還可視作是被動的防禦;但在沿岸強拖難民船出公海,任其浮沉,不理死活,是否已接近罪行?然而,這樣做的人卻只是在執行職責,盡力完成任務的還可能獲嘉賞。世界就是這樣弔詭。
日前閱報,看到一名前納粹集中營的士兵,雖年逾80,但由於被發現曾處理集中營的帳目(沒有直接殺害猶太人),亦被判監5年。真不知道人道罪行的標準是怎樣釐定的?
德國人可能因為在二次大戰時犯過嚴重的人道罪行,所以今次對照顧難民的工作特別積極。民意調查顯示:88%的受訪者表示願意出錢或用其他資源扶助難民,其中67%還願意當志願工作者。有人甚至前往邊境迎接難民,驅車接送難民去他們要去的地方。在在顯示,德國人對自己以前犯下的錯誤的確有悔過之心。
然而,並非所有國家都持德國一樣的態度;有人擔心,德國發出的訊息非常錯誤,可能會把現時四散出走的難民都引向歐洲,那歐洲就一定吃不消。屆時,就得看歐洲人究竟願意為人道主義付出多少代價了。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81099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