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出手伊斯蘭國死期近?

來自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一名男童。 照片攝於匈牙利勒斯凱村附近。 照片來源:路透社
來自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一名男童。照片攝於匈牙利勒斯凱村附近。照片來源:路透社

點擊此處可閱讀英文原文>>

“早就跟你們講過了”──俄羅斯總統普京上週回應歐洲難民危機時,就傳達了這個意思。當時他宣布,莫斯科正考慮加入國際聯盟,共同抗擊伊斯蘭國。

各方尋求解決敘利亞內戰問題的過程中,俄羅斯一直支持總統阿薩德。

大家對於利比亞戰爭和卡扎菲倒台的經過仍然記憶猶新。當時,中俄兩國在表決《聯合國安理會1973號決議》時棄權,變相為那次戰爭鋪路。現在俄羅斯的理據是:它不會再容許聯合國的決議成為乾預他國政權更迭的理由。

然而,敘利亞的形勢複雜得多:美國和俄羅斯都不希望現任政府倒台,因為一般認為,其他任何派系上台,都可能令敘利亞成為區內以至區外的不穩定因素。俄羅斯擔心當地僱傭兵、武裝分子和恐怖分子會大肆向外擴張,滲入北高加索及俄羅斯境內。

去年,伊斯蘭國迅速崛起,且行事作風殘暴不仁,令全球震驚。然而,伊斯蘭國之所以得以壯大,源於國際社會處理敘利亞衝突時欠缺策略。後來,敘利亞和伊拉克有數百萬人逃到鄰近國家,如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令這些國家原本就脆弱的社會結構更加岌岌可危,當地財政和物流處理能力也不勝負荷。

一年後,這批難民來到歐洲,但多個國家可恥地袖手旁觀;難民當初之所以逃走,也正是因為無人理會他們。匈牙利政府在邊境豎立圍欄,令人聯想起大多數人希望早已成為過去的時代。匈牙利總理歐爾班更聲稱,難民危機“不是歐洲的問題,而是德國的問題”,反映隨著難民問題演變成人道災難,一些國家卻堅守利己主義;此外也突顯了歐洲睦鄰政策備受忽略的後果。難民危機是對歐洲公信力的最嚴峻測試,但相關各國都將需要協助的群體拒諸門外,令歐洲一體化的核心價值受到動搖。諸如德國、奧地利和瑞典等個別國家雖然樂意接收難民,但無助於補救歐洲欠缺統一移民政策的問題。

俄羅斯的反應毫不含糊。普京宣稱,這次危機絕對在意料之中,又表示他早就警告過西方切勿在中東地區推行不適當的外交政策。普京如今加入反伊斯蘭國聯盟,俄羅斯的外交政策也因為敘利亞的戰亂而出現變化。普京諮詢過美國總統奧巴馬、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以及沙地阿拉伯、約旦和埃及政府後,便傳達出俄方將在外交方面加強參與有關事務的信息。顯然,美俄兩國在敘利亞有共同利益。

俄羅斯改變外交立場,先決條件是美國政府不再尋求推翻阿薩德──美國國務卿克里已確認了這一點。克里今年3月曾公開表示,要尋求政治和解,阿薩德就必須下台。美方態度逆轉,反映已不可能尋求以軍事力量迫使大馬士革政權易手。如今一般都認為,伊斯蘭國才是更大的敵人。

土耳其對邊境暴力事件的立場已不再含糊,並對伊斯蘭國基地展開空襲。現在俄羅斯可能加入國際聯盟,有可能預示伊斯蘭國的滅亡已指日可待。

不過,我們曾經熟悉的中東秩序已不復再,該區日後要達成任何政治和解,形式將大不相同。跨國的戰事已踏入第五年,區內瀰漫仇恨和極端主義情緒,並觸發二戰以來全球最大規模的難民潮。這些因素都將大幅改變中東以至其他地區的政治局面。

本文作者是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布魯塞爾校區博士研究生。

http://www.nanzao.com/sc/opinion/14fcb3756a84949/pu-jing-chu-shou-yi-si-lan-guo-si-qi-j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