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部落象徵到先鋒藝術,沒有哪種文化不曾使用過紋身

提到紋身,最先進入你腦海的是什麼?

黑幫分子?畸形秀?毛利戰士?還是酷炫潮人?都沒錯,可是你還知道嗎,紋身這項乍聽並不很主流的文化事實上已經有5000多年的歷史,遍布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文明,而且正在成為現代社會的一股時尚潮流。正在法國巴黎蓋布朗利博物館展出的“紋身師與紋身”大展就將關注點聚焦這一人體繪圖的方式,試圖梳理紋身的漫長歷史及人類學根源,也展現當代紋身藝術的價值與國際間交流。

最後一個紋身的卡林加女人/Jake Verzosa,2011

2010年法國民意調查所(IFOP)曾公佈一項調查,結果顯示:每10個法國人中就有1人帶有紋身,而這個比例在25至34的年齡段中要翻一倍。在美國,擁有紋身的人群在逐年遞增,2012年美國哈里斯民意調查結果是25%。從上個世紀年代開始直到21世紀初,紋身的普及只能用狂熱來形容。時尚、設計、廣告以及媒體都在關注“紋身現象”,許多明星大腕也熱衷於此道,甚至不少博物館展覽也已經將目光投諸這一行為。所有的這些可能都與以下事實有關:沒有任何一種已知的文化不曾使用過紋身。

瑪拉的肖像/Serie Maras,2006

經碳14測定,生活在公元前3000年前的冰川木乃伊Ötzi,他的身上有57處紋身。《時間機器》的作者赫伯特·喬治·威爾斯就曾說過,“任何時期,即使追溯到遙遠的史前時代,都有人會自己在身上畫上圖案。”

胸前有身份標識的亞美尼亞女人,1919年© Underwood & Underwood/Corbis。上個世紀20年代,上千名亞美尼亞的婦女被押運至敘利亞,淪為奴隸或妓女。為了標記並防止她們逃跑,主人或是皮條客會在她們的臉上或手臂上紋身。

然而在這漫長的歷史中,紋身在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時間段中經歷了截然不同的命運。在歐洲它曾被視為社會隔離和邊緣化個體的標誌,受到排擠和壓制。當時間來到15世紀的地理大發現時,歐洲的探險家們則在亞洲、大洋洲和美洲重新發現紋身,不過它們卻成為了秘密的宗教部落化身、犯罪者的標記,甚至在大洋洲,紋身意為著某種聲望。19世紀初,風向再變,紋身在歐洲似乎成為一種彰顯自我的秘密語言和個人選擇,它變成了蔑視大眾、宣揚邊緣化的標識,以另一種方式再次傳播開來,入侵了城市的大街小巷、犯罪團伙、甚至是街頭的表演藝術中。

Artoria馬戲團夫人/Titine,2000

紋身伴隨著邊緣人群發展的隱秘狀態在20世紀上半葉被完全打破,由於媒體的大肆曝光和包裝,廣告業和時尚圈都在從這些圖像密碼中汲取靈感。今天,那種唯信仰的、地域式的紋身方式正在消失——傳統部落中,紋身已經失去了排他性的儀式感;城市社會和西方化的生活方式中,紋身的邊緣身份也不再,它僅僅是一種普遍的人體裝飾。

1966年海軍在漢堡的短暫訪問/Herbert Hoffmann

正是為了向大眾展現紋身這一古老文化和技藝在整個當代社會和美學範圍的呈現,蓋布朗利博物館推出了這一關於紋身的展覽。展覽將共包括五個部分:從無處不在到被邊緣,動態的藝術,大變革:傳統紋身的新生,紋身在當下以及攝影小屋,既追尋紋身古老的、普遍存在各異的形式,也會呈現當代紋身的美學價值及其財富。

展覽包括300多件歷史物件與當代藝術品,涵蓋攝影、版畫、繪畫、海報、短片、部落面具、書籍、衣物、紋身工具還有被保存的紋身的皮膚等形式。策展人、Outsider藝術雜誌社的雜誌“HAY”的編輯Anne和Julien表示,關於紋身,民族學和人類學的研究早有介入,而紋身在藝術領域的地位以及其在當代歷史中的價值卻仍有待挖掘,特別是隨著新技術的產生和世界的大融合,當代紋身師之間的交流不斷增多,優秀的紋身師、精美的作品和屬於這個領域的藝術潮流,將是展覽特別注重的部分。

因此展覽有一個部分將特別緻敬那些當代的先鋒們,策展人選取了30位當今最有代表性的紋身師,包括法國紋身藝術家Tin-Tin,日本紋身藝術家Horiyoshi,波利尼西亞紋身藝術家Chime等等,邀請他們用傳統工具或是電器設備,在帆布衣或是矽膠模型上創作。

女性身體紋身/Tin-Tin,採用展覽特質的矽膠人體模型。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展覽呈現的矽膠模型包括人體的腿、軀乾和手臂上,其尺寸全都來自真實的人體。這一實驗性的材料由一個專家特效工作室開發,並經過法國紋身師Tin-Tin的檢驗。展覽中共有13組的模型,藝術家們的創作就像是他們日常在真實的人體皮膚上紋身一樣。另外還將展示的有19件連身衣。紋身師將在一件特製的“衣服”上進行創作,意在表達他們對藝術的理解。

蓋布朗利博物館的紋身展將持續至10月18日,不過據館方透露,展覽的下一站將抵達新加坡。

其他部分展品:

這枚印章可以追溯到17至18世紀,屬於耶路撒冷家族Razzouk。印章在蘸墨後可以印在皮膚上,之後再用針來刺這個圖案。現在針已經由電動工具所取代。這些紋身圖案被朝聖者、科普特人、敘利亞人、亞美尼亞人、阿比西尼亞人等紋在身上,作為他們曾到耶路撒冷朝聖的具體標誌。圖案的主題代表復活。

阿伊努女人/ Charles H. Carpenter, 1904。在日本北部的阿伊努文化中,有且僅有女人會被紋身。女孩子會在非常小的年紀就在嘴唇邊紋上圖案,上嘴唇特別的會有一個小點,這是結婚前的必要習俗。隨著年齡的增長,紋身的尺寸會不斷變大。

19世紀晚期,歐洲的刑事學家對紋身頗感興趣。許多學者相信歐洲文化中興起的紋身代表了一系列令人憂慮的傾向:返祖、犯罪或是退化墮落。法國的犯罪學家、現代法醫學創始人亞歷山大·拉卡薩涅就相信通過看紋身可以理解犯罪者的心理。他整理編目了上千幅照片,1881年出版了《人類學與法醫學紋身》。上面的這組照片就來自他們家族的收藏,由他的兒子讓·拉卡薩涅醫生1920至1940年間攝於里昂警署。

傳統日本紋身/ Martin Hladik

Yantra泰拳拳擊手/Cedric Arnold。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7148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