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妖魔化中東難民?

匈牙利邊境的一名敘利亞難民兒童(圖片來源:AFP)
匈牙利邊境的一名敘利亞難民兒童(圖片來源:AFP)

九月二日,三歲的敘利亞男孩艾蘭(Aylan)橫屍沙灘的圖片震驚全球。歐洲輿論普遍認為,如果艾蘭的慘劇還不能喚醒人們的良知,那還有什麼可以呢 ?

在對待難民立場上一貫強硬的英國,開始做出退讓。葡萄牙表示願意接受更多的難民。在法國,媒體因為沒有在第一時間使用該圖片而遭到諷刺和不屑。德法兩國首腦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對於那些歐洲是他們最後希望的人,歐洲必須保護他們”。週五當天,馬耳他的援助組織“移民離岸救助站”MOAS破紀錄地收到100萬歐元的捐款。

歐洲的非政府組織表示“冷漠的潮水正在退去”。

在艾蘭遇難的圖片出現在互聯網的第一時間,在法國的一個華人微信圈中,有人這樣信誓旦旦:這種家長就應該被判刑。

我在想,如果我的孩子生活在一個終日飽受戰爭困擾和死亡威脅的國家,我也會盡我所能,帶他們遠遠地逃離這個地方,這是一位父親的責任,儘管這種逃難有喪生的危險。

在推特上,法國網民貼出一位敘利亞男子懷抱孩子走在雨中的圖片,感慨道:最偉大的父親是敘利亞難民父親。

在華語社交網絡上,還有這麼一種邏輯在流傳:與其這麼多人大老遠跑到歐洲來求生,為什麼不干脆在他們自己國家的現場去和伊斯蘭國作戰,也沒有家破人亡的後果。

我和正在一起用餐的法國朋友提到了這個邏輯,他們問我,如果按照這個邏輯,那麼,當時的南京有多少日軍,最後死傷多少呢 ?

當然,這完全是兩次不同的事件,但事件背後的一致是,手無寸鐵的平民,如何能去抵抗兇殘的裝備精良的罪犯 ?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更多來自敘利亞等國的難民,更猛烈地朝歐洲進軍。

奧地利的火車一時中斷,從德國開往瑞典的列車,因為數百位難民在途徑丹麥拒絕下車而被中止。在逃難路線中最活躍的線路,成千上萬的難民越過塞爾維亞邊境,衝破匈牙利政府設置的鐵絲網。

幾天前,一位匈牙利電視台女記者因在拍攝難民的時候用腳絆倒難民,而被整個國際社會抨擊,最終她被迫辭職並道歉。

歐洲的媒體和民眾,開始認真審視migrant(流動人口)和réfugié(難民)的區別。

現在,從媒體開始,很多人都將此前習慣性的migrant稱呼改口為réfugié。這是歐洲的普遍情況。

在華文圈內,有另一番景緻。

一周前,在今年初德國華商報發表的文章再度被翻出。這篇署名作者小語的文章« 難民,在德國得到All Inklusive的特殊客人» 引發廣泛性傳播。

文章將在德國申請避難的難民描述成,“一群不請自來,不勞而獲,並享受全方位被服務的特殊客人”。此文作者自稱是一位國際救援組織的員工,並對德國​​政府對難民的資助非常不滿。

當我將文中的描述向一位法國非政府組織的資深工作者諮詢之後,他對此感到極其震驚並認為其中大多內容都在誇大和說謊。

“如果沒有一點人道精神,這位華人還有資格去國際救援組織工作嗎? ”他追問:“難道歐洲就只能按照經濟利益來決定接待移民嗎? 那麼歐洲還是歐洲嗎?”。

在接待難民的立場上,德國總理默克爾多次強調,如果沒有人道主義精神,那麼歐盟就沒有存在的基礎。

一些生活在歐洲,並享受歐洲生活的華人並不這麼認為。

一位在法國的女留學生在她的微博上發出以下信息:真不明白這麼多人道主義從哪兒來,寬容大度接收移民的白蓮教請自動取關,無需廢話。

這條微博是用來轉發另外一篇聳人聽聞的文章。文章的標題是:“性侵強姦搶劫案件激增,對難民最寬容態度的德國,這下發現玩大了”。

文章內容大意說是最近大量湧入德國的難民導致有女生被強姦,拜仁富人區老夫婦被人入室搶劫,另有ISIS武裝分子混入難民,等等。

我將此文轉發給在柏林的朋友,她用德語慎重地搜索了這條消息後確認說,目前德國的媒體都未有相關報導。

幾天前,當敘利亞難民抵達德國火車站的時候,當地群眾帶著食品和禮物去迎接這些受盡苦難的難民。德國的民調顯示,60%以上的民眾支持接納難民。每五位德國人中有四位認為,移民並非對他們的日常生活造成影響。

法國新聞電台的記者連線了一位生活在德國的法國人,她講述了當地政府每月組織居民和難民的見面會,而這類活動並非是敘利亞難民潮之後才出現的。

但是,歐洲的人道主義在微博上遭到猛烈的嘲笑。

一些人痛罵歐洲政府將太多的錢花在那些難民身上,另外一些認為歐洲是自己設下陷阱,詛咒穆斯林難民來歐洲將成為歐洲未來的恐怖分子而歐洲將自食其果。

在將中東難民妖魔化的程度上,沒有任何地方能比華文圈更嚴重。一些是被誇大的和根本不存在故事被一輪又一輪的轉發,各種對中東難民咬牙切齒的評論讓人髮指。連歐洲極右派都羞於說出口的言論不斷在華文社交網上傳播。

上文中提到的德國華商報,它的的導語中列舉了德國難民營被縱火的案例,而這正是被德國民眾斥為新納粹的行為。在一些華人社交網絡裡,這些被歐洲人抨擊的新納粹行為卻被受到宣揚,成為德國人反對難民的一種正當證據。德國總理默克爾曾專門對此表示,絕對不會容忍這種仇外的行為。

至於社交網的主角臉書,也開始承諾要對針對難民的種族歧視言論採取措施。微博呢 ?

在@石扉克014的微博上,這位媒體人將他的這條微博稱為是“一條收穫無數謾罵的微博”:中東難民這個事情,我從周遭社交圈與媒體圈觀察到的粗淺感受就是,我們這個族群其實已經慢慢喪失了關心,批判與參與國際事務的興趣與能力。這個GDP總量號稱全球第二的潘大經濟體,國民的基本事業與文明進步程度,和清末民初時並無本質不同,還停留在吃飽喝足就滿足了,躺炕上看失火鄰居家笑話的層次。

關於接納大批穆斯林難民是否為今後出現恐怖分子而埋下伏筆的問題上,在法國新聞廣播電台中一位嘉賓說,這些深受穆斯林激進份子死亡威脅的難民,他們正是為了逃避這些恐怖威脅而冒死逃離,怎麼能想到他們在未來會成為恐怖勢力的一部分呢 ?

歐洲人,作為當事者在呼籲寬容的時候,旁觀的一些華人在努力妖魔化難民的路上,越走越​​遠。

http://www.nanzao.com/sc/international/14fd5c43c8d9976/wei-shen-mo-yao-yao-mo-hua-zhong-dong-nan-mi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