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真正的精英一定是具有家國情懷的人

俞敏洪

主講人:俞敏洪(新東方集團創始人)

主題:頂上對話——艾力、俞敏洪

時間: 2015年9月19日

主辦:鳳凰聯動

【編者按】

俞敏洪在中國最高學府之一的清華大學,談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精英。他認為,一個自私的只關注自己利益的人,不管你多麼成功都不能叫做精英。在中國社會,真正的新精英的定義是既能夠自我成長,又同時能夠幫助這個社會進步的人。社會這件事情不僅是指中國,還包括世界在內。俞敏洪說,精英人物必須有大的擔當和責任,然後再跟自己的發展相結合。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現在所有的企業家都很難說是精英人物。因為大部分企業家都只關注自己的企業成長。

以下是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對俞敏洪發言內容的摘錄:

最初的夢想就是賺錢

我當初辦新東方跟夢想一點關係都沒有,就是沒錢,想賺錢。說到為社會做貢獻,為中國教育事業做貢獻,沒什麼關係。到現在為止,新東方也沒為中國教育做什麼事情,說不定還有負面影響。

人總希望自己在某些方面讓自己變得更好,更有知識、更有野心、更有事業心。要記住這個度,人生不能純粹的以錢和名為中心。當你把所有行為都轉化成以錢、以名和以攫取財富和名聲為核心的時候,生命就走完了。

對掙錢這件事情,本身沒有問題。錢本身是中性的,深刻的人會因為有錢而變得更加深刻,淺薄的人會因為有錢變得更加淺薄。我女兒要出嫁的時候,我很難想像我要花7000萬人民幣辦酒​​席,把中國所有的著名人物都請過來參加,每人給100萬的車馬費。這是真的,當父親的為子女花錢是不合算的,應該是給子女帶來更加美好的未來。這個美好的未來應該是有一個特別好的歸宿才能達到。

山西煤老闆就是這麼幹的,花7000萬把女兒嫁出去了,所有名人都去了。後來山西煤礦出問題了,煤價從600多塊錢變成100塊錢一噸,煤老闆就破產了。我們一輩子為錢奮鬥沒有問題,為名奮鬥也沒有問題。我現在還算有錢,還算有名。清華和北大這兩個學校還不僅僅是培養一個人的能力,這兩個學校的學生一定意義上還有家國情懷,個人會追求超越於利益之上的某種東西。

我非常幸運的是新東方已經解決了我的吃喝玩樂的問題的時候,我的吃喝玩樂的要求也不是那麼高。所以這也有好處,就是各方面的慾望不是那麼強。

差點被綁匪撕票

這跟我個人的愛好也一點關係,比如我喜歡旅行。旅行這件事情怎麼做都不會太壞。我喜歡讀書,讀書這件事情怎麼做也不會太壞。我喜歡跟朋友一起聚會,這個聚會再壞也不可能到哪裡去,最多是多做點飯,大不了做只烤全羊。

因為缺錢,拼命想要賺錢,做了新東方以後,突然有錢了,我覺得我人生中享受的最大快樂之一就是天天坐在家裡點錢的那個快樂。沒想到因為這種快樂還給自己帶來了很大的後果。

我有一個習慣,收完了報名費以後把錢運到家裡去,每天晚上點錢,被歹徒給盯上了。如果大家稍微知道一點我的經歷,應該知道我在1998年的時候曾經被歹徒綁架搶劫過。當時是因為禮拜六、禮拜天,中國的銀行不開門,新東方收的報名費,我就放在家裡。

後來還是活過來了。過了6年以後,這些人才被抓起來。這些人總共乾了7個人,6個人全部被幹死了。他們干人的手段也很有意思,給人打一針,人就死過去了。他們手段非常殘忍,把人放在絞肉機裡全部絞碎。他說一年如果不殺掉一個人就難受。問他為什麼俞敏洪沒有乾掉,一個是以為我打了麻醉針醒不過來了,第二個原因是他說覺得我是一個好人。他們問他你怎麼知道他是好人呢?主犯原來進過監獄,出來以後改邪歸正,開了一個培訓中心,新東方就租他的地方。用完以後發現他欠了新東方3萬塊錢。新東方的財務就不斷打電話去追,追急了,他就給我打電話。

他確實沒有3萬塊錢,要不然明年再租的時候,就減掉。我說不就3萬塊錢嘛,有就還,沒有就算了,交個朋友。據說他曾經偷偷地聽我的勵志演講,被我勵誌了一把。後來他覺得我是個好人,就手下留情。

這個事情也給我帶來一個感悟,不管怎麼樣,做人稍微善良一點好。不知不覺就把自己的命給救下來了。我就是這個感覺。

心理素質是鍛煉出來

心理素質某種意義上是鍛煉出來的。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如果有人諷刺你、打擊你,或者你自己覺得處於非常低的狀態,其實是一件特別正常的事情。不要太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

有的人就會特別在乎,比如雲南大學十幾年前的馬加爵事件。馬加爵在乎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覺得同學老欺負他。老欺負他的一個重要原因,倒過來就是他在乎,變成互為因果關係。他特別害怕失敗,打牌的時候會玩兒小動作,會偷牌。偷牌的目的就是為了打贏別人。被同學發現,覺得他做事情特別low,就臭罵他一頓。他就覺得特別氣憤,就做了極端的事情,把四個同學都乾掉了。

另外一個同學倖免了,這個同學特別敏感。他剛認識這五個同學,就覺得馬加爵有極端傾向。他特別知道有極端傾向的人不能隨便得罪。他在宿舍從來不諷刺打擊馬加爵,不管他做多少low的事情,他都跟馬加爵保持良好關係。那天馬加爵要殺人的時候,跟這個哥們說出去給我買袋方便麵。

回過頭來說,你能夠承受住同學之間的互相摩擦,是為你未來的生命做好了準備,迎接最良好的狀態。這個世界上,看得上你的人、天天讚揚你的人極少。每天關注你,天天想批判你,或者想看你好看的人極多。這是人性的必然性。你自己要做的是如何評比這些負面信息,把自己的正能量調動起來。這是最重要的。

“拼爹”,“拼錢”現象會越來越少

我覺得拼爹、拼錢的人當然還會有,但是,反而比我們那個時候要更加的好。因為原來我們那個時候的資源是有限的,信息也是有限的,掌握資源、掌握信息的人就會獲得更多的好處。現在這個時代好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來到,所有的信息都是透明的,世界真正的扁平化。

因為我現在在做創業投資,每年要看幾千個項目,投進去上百個項目。我把周圍的朋友聚集起來,成立了一個基金。上百個項目,每個項目平均投入是500萬人民幣左右。這些項目中間的創業者,大部分都不是官二代和富二代,可能就是3%-5%。我們做投資的一聽說是官二代、富二代就非常警惕,不知道他們是否可持續發展。

這也是個問題。因為中國的特殊情況,社會階層和體制不夠開放,還會有人利用特權、利用資源,能夠比我們優先一步。

有意的努力+無意的機遇

我本人有一個理論,任何一個人一生的成功、成就或者是幸福都來自於他有意的努力加上無意的機遇。人生一定是需要有意的設定目標的。大家到清華大學來,一定是你在中學獲得了好的成績。你不一定要到清華,但你要想上中國最優秀名牌大學的事情肯定是有的,否則你不會考到清華這麼好的地方來。這種有意的努力,只要你的目標是正確的,一定要堅持。也許中間會遇到失敗,但是,堅持的結果通常會更好一些。

我在人生中有意奮鬥的目標有幾個,比如進北大不是我有意奮鬥的,但上大學是有意奮鬥的。電影《中國合夥人》大家看過,中間那個農村孩子要求母親再讓他考一年,確實發生在我身上。我當時的目標不是要上北大,就是想離開農村。在我們那個時代,如果不離開農村就是死路一條。離開農村這個目標我奮鬥了整整三年。

北大這個目標是超出意料之外的,我當時是想考普通的大學,把戶口從農村遷到城裡就行。你努力以後有可能達不到目標,有時候還有可能超越你的目標。所有這一切的來臨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你必須努力。

我後來之所以能夠在北大立足,並且成為北大教詞彙最好的老師,出來幹新東方,跟我自己在醫院背單詞的事情密切相關。我出來以後辦的第一個就是GRG詞彙班。有意無意都要努力,我覺得會有好處。

但是,還有的時候你有意努力不一定會達到目標。

比如我為了出國努力三年,被美國大使館拒簽一年半。在電影中間喊的“美國人民需要我”,我沒這麼喊過。我說的是有意的努力,再加上無意的機遇。因為社會在變遷,時代在變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變遷。這些變遷有的是可以預料的,有的是不可預料的。不可預料的東西,可能會給你帶來,但也有些機遇。

我在北大被處分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失敗。這個東西所帶來的意外機遇就是新東方的誕生。生命中有一得必有一失,一得和一失之間一定是你努力抓住,而不是你躺在床上就能得到。我個人的感覺是人生一輩子的努力對你生命的豐富性還是很必要的。

精英不是利己主義者

我覺得一個人總是想著利己的話是不會有利的。你不顧及別人的利益,你自己的世界會越來越小。人心都是肉長​​的。你想想看,如果你周圍有一個人,不管他多麼聰明,越聰明,我覺得越有危險,他又很自私,你就會離他遠一點。

在我的身邊朋友中,凡是又聰明,又特別精明的人,我一般不會把他當做朋友看。我會分辨誰是又聰明又精明,又特別自私的人,我表面上會應付,但不會上當。我本人也是利他主義精神的弘揚者,我希望可以為周圍的人帶來更多的快樂、更多的幫助。我覺得這樣做挺好的。你的世界會越來越擴大。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現在各種各樣求我辦事的朋友挺多。因為到這個地步了,社會資源比較豐富。很多人都是孩子要上學,需要輔導,也會找我。我每天要花1-2個小時來處理這樣的事情。有的時候也挺煩的。後來我覺得對你來說是一件事情,對這個家庭來說就是無可替代的大事。我就要想辦法幫忙。

後來我發現其實沒浪費時間。等到我自己遇到事情的時候,或者新東方遇到事情的時候。很多事情就是你打一個電話,告訴我遇到這麼一件事情,在合情合理的範圍之內能不能幫我解決。對方一般來說都會說俞老師,你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通過這樣的交換,使你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寬。當別人知道你是一個特別自私的人,有好處你才出現,沒好處就不出新的時候。你再倒過來求別人幹事情,別人你不會幫你的。

我後來發現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你精明沒有問題,你自我成長沒有問題,但在自我成長的過程中,一定要考慮到關注別人的感受,幫助別人。這對我們生命的寬度和高度一定是有好處的。

企業家需要家國情懷

我覺得一個自私的只關注自己利益的人,不管你多麼成功都不能叫做精英。在中國社會,真正的新精英的定義是既能夠自我成長,又同時能夠幫助這個社會進步的人。社會這件事情不僅是指中國,還包括世界在內。必須要有家國情懷的人,包括對於中國體制變革的探索、經濟發展的探索、文化進步的探索,這就是我們一代人的使命。

什麼叫家國情懷?清政府之前的那一代知識分子,包括孫中山他們,把多數的清政府推翻,五四運動打翻舊的社會體制,到抗日戰爭之前的民國時期,那麼多的知識分子每天探索中國應該往什麼方向走,包括我們非常熟悉的魯迅、胡適,到我們喜歡的朱自清。解放以後為了真理不惜犧牲自己生命和家庭的,像顧準這樣的人物是真正的精英人物。精英人物必須有大的擔當和責任,然後再跟自己的發展相結合。

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現在所有的企業家都很難說是精英人物,因為大部分企業家都只關注自己的企業成長。現在我也發現一個新的氣象,中國的企業家也喜歡憂國憂民。當然,憂國憂民的本質是很多企業家為自己的企業安全擔心。因為你憂慮自己的企業,就會要求國家製定一系列的保證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的政策和製度,這些政策和製度的健全就推動了中國企業的發展。我覺得這也算是好事。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7792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