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手印?不,是肉食龍脚印!

北京時間5月10日消息,中外古生物學者宣布,他們系統描述了安徽省道教名山齊云山區域的恐龍足跡群,這些距今約7000萬年的足跡揭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晚白堊世恐龍動物群。這對研究恐龍的演化有著重要的意義。

Advertisements

王紹光:從歷史和比較視角看“大饑荒”

今天上午聽發言時,我感覺有一個幾乎沒有言明的假設,即統計與政治的主要問題是數據的質量,大家關心的是數據質量好不好,數據存不存在虛假。 但實際上,統計與政治的關係存在於使用數據的每個階段,首先是數據本身,數據的真假、好壞。 二是關於數據的描述性分析。 我待會要講的就是描述性分析,哪怕數據全部真實,政治對數據的描述性分析可以影響很大。 三是使用數據做因果分析,那裡面的政治影響就更是不得了。 凡是做過因果分析的人都知道,如果最初做出的統計結果不符合自己預期,就會用別的方式再試一下,一直試到滿意為止。 前兩天有一個人到我係裡來工作面試,他做那個因子分析太漂亮了、太完美了,這其中就隱含著問題,很可能是通過反複調試,才達到這種完美的結果。 除了 因果分析,還有預測性分析,用現有統計數據做未來的預測,那裡面的問題也非常多。 實際上統計與政治的關係存在於跟數字相關的每個階段,而不僅僅在於某一個階段。